微信小说吧

楚时深沈云棠小说一品王妃:带着系统送快递阅读

楚时深沈云棠 时间:2020-10-14 11:14:41

小说简介:苏臻最新小说一品王妃:带着系统送快递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为楚时深沈云棠,《一品王妃:带着系统送快递》文中的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强烈推荐。苏臻最新小说章节试读:现代女强人空难身亡,魂穿古代绑定了坑爹系统,周旋在各类大...

楚时深沈云棠小说一品王妃:带着系统送快递阅读

《一品王妃:带着系统送快递》第一十二章 偷袭

  滴--脑海里亮起一片荧屏,系统的声音适时响起。

  ‘信誉分简单来说就是宿主在这个世界所有行为的整体评价,当宿主做了好事,信誉分会增加,当宿主做了不好的事,系统会酌情扣分。’

  沈云棠皱眉想了想,问道:‘那我在地牢帮人洗清冤屈总算是做好事了吧,有没有给我加信誉分呢?’

  系统:‘宿主可以自行查看自己的数据,不过有的时候系统可能会出现故障,难免会有些差错啦。’

  沈云棠不想跟它贫嘴,点开自己的信誉分那一栏,看到数字显示:83.

  分数还挺高嘛,先不管这些了,推了一大桶水过来真是累死人了,她到软榻边坐了下来,喝了口水。

  楚时深泡进浴桶里,还是跟上次一样的感觉,水温并不高,可是身体很快就热了起来,失去感觉的双腿甚至也在隐隐发热。

  沈云棠小心听着里面的动静,又把系统召唤了出来,‘你们给的这个药包真的能治好王爷的腿吗?’

  ‘当然,系统出品必属精品,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不可以怀疑我的产品!’听得出来系统对自己十分自信,‘不过嘛,王爷腿上中毒时间太长,自然也需要一段时间慢慢排除毒素才可以了。’

  ‘要多久啊?’

  ‘不多不多,也就泡上一百包药包就可以了。’

  一百包,就是十次,现在她手里还有一次的药包,看来还得不停完成任务才行了,沈云棠沉默不语,系统就自动黑屏了。

  从楚时深的卧房出来已经很晚了,沈云棠回到青鸾院,看到屋子里亮着灯,春风和夏雨都在门口等着她。

  简单沐浴后躺到床上,困意逐渐袭来,迷糊间好像听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她瞬间清醒,将被子裹成里面有人躺着的样子,然后滚倒床的内侧与墙面间隔的犄角里,尽量蜷缩起身子。

  这里是楚南王府,就算有巡逻的守卫也该是一队人整齐的脚步声,沈云棠听到的脚步声过于轻巧谨慎,应该是来者不善。

  突然,屋顶的瓦片响了一声,人在上面!

  内室的灯已经灭了,沈云棠摸到床头的匕首,她现在要是叫人的话,只怕是救兵还没来,她的小命就先没了。

  她只能尽力贴在床边不让人发现,等他来床边的时候拼死一搏了。

  声音越来越近,沈云棠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咬紧了嘴唇,手中死死握着那把匕首。

  出现了!一个黑影蓦然出现在床边,沈云棠睁大眼睛看着他举起手中的长刀,正要砍下去...

  “王妃小心!”内室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尖利的声音,还是个女子。

  眼下来不及想太多,趁着黑影回头朝着门口看去的时候,沈云棠跃身而起,一手握着匕首狠狠扎进那人的腿里,另一手握住那人手里的刀柄,用力往后一掰...

  “嘎达”一声脆响!

  人在危机情况下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十分可怕的,沈云棠明显感觉到那人的手腕被她硬生生掰断了。

  屋门很快被人从外面踹开,一队守卫首当其冲冲了进来,楚时深和苏秦紧跟在他们后面。

  黑衣人见状眼神一凛,抬手一掌朝着沈云棠击来,沈云棠躲避不及,硬生生挨了一掌,重重跌坐在床上。

  “抓活的!”楚时深的脸色极其难看,眸子里的火焰都快喷出来。

  黑衣人虽数量不敌守卫,可他身形十分灵活,武艺高超,三两下就要摆脱守卫冲出房顶了。

  一边一道白色身影急速而起,一把扇子如同刀片一样击在黑衣人的后背上,苏秦没有放松警惕,抬起一脚踹在那人的胸口。

  黑衣人重重砸落在地,守卫们冲上前去把人按住。

  “谁派你来的?”楚时深操控着竹轮椅走到那人面前,声音里像是喊着冰刀,一丝感情也无。

  沈云棠坐在床上看着这群人就当着她的面开始审问犯人了,没有人关心她有没有被打死吗?

  “王妃...”正想着,夏雨手中拿着一件披风过来给她披上,眉头微皱,“王妃受伤了吗?”

  声音细微,可楚时深却转过头来看了她们一眼,面无表情道,“苏秦,请大夫。”

  沈云棠抬眼看了夏雨一眼,刚才她听到的那道女声就是她发出来的,关键时刻让黑衣人转移了注意力,倒要好好谢谢她。

  “王爷,军医刚回了军营...”苏秦顿了顿,出声说道。

  楚时深眼神一顿,随后转过身来,背对着苏秦道,“带下去审问。”

  说完径直走到沈云棠身边,大手一捞,竟把沈云棠整个人捞起来放在了他的腿上,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镇定自若地带人去了他的院子。

  “王爷,我还是走吧,我的腿没伤...”沈云棠有些不自在,想到刚才他发怒的样子,多少还有些发憷。

  “你怕本王?”楚时深虽然坐着,可操控的轮椅十分灵活,一路也没什么颠簸,他沉下眸子,静静看着前面的路。

  沈云棠忙摇头,“不是,只是您的腿伤还在恢复,我...我怕压着您...”

  “你太轻了,该多吃些。”楚时深又想起第一次见她时她那一手可握的腰肢,不知道这几天长肉了没有?

  想着便上手量了一下,还是那么瘦,楚时深皱皱眉头,沈云棠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他突然摸她的腰做什么,只是很快又松开了,便也没说什么。

  到了平沙院,楚时深才让沈云棠站了下去,带她去了他卧房旁边的一间耳房。

  推开门,浓浓的一股药香味,沈云棠这才发现王府里居然还有一个小型的药房。

  这些大概是他为了治疗自己的腿四处搜刮来的吧,这么些年居然用了这么多种药,可还是无法站起来,他应该也很绝望吧。

  “他刚才打了你什么地方?”楚时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沈云棠愣了愣,回过头,给他指了一下肩部的位置。

  楚时深推着轮椅进了药房,然后关了门,声音也突然低沉性感起来,“脱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