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薄雾起完结小说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

沈清欢顾黎景 时间:2020-10-14 11:19:45

小说简介:本书的主角是沈清欢顾黎景,网络作家薄雾起大大的作品,薄雾起的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内容精彩丰富,人物鲜明,快来阅读这本《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吧,本书的沈清欢顾黎景你也会喜欢哦~来看看精彩阅读:她天生命不好,做了...

薄雾起完结小说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

《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第一十章上药

  第二天,沈清欢是被门外的声音吵醒的。

  她一起床就听见育儿室里很吵。

  她本能地担心是不是凡凡出什么事,赶紧下床,赶进了育儿室。

  育儿室里,罗曼玉和佣人们在里面忙活喂凡凡吃饭。

  好在并没有出什么事。

  她坐在一旁看着凡凡的小手上下扑腾着,心底很是开心。

  可一顿饭刚吃完,门外,宁柚来了。

  她是过来给凡凡上课。

  “我要上课了,其余的人麻烦先出去吧。”宁柚还没进屋,站在门口趾高气昂的来了这么一句。

  佣人们面面相觑,相互看了一眼,出了育儿室。

  沈清欢小心的将凡凡放在了椅子上,也准备跟着出去。

  “你站住!”突然,宁柚一个扭身,指头笔直地指着沈清欢。

  沈清欢回头看了看,周围只有她一个人。

  宁柚是在叫她。

  她苦笑一声,她好歹也是凡凡的母亲,顾家的少夫人,没想到家庭教师估计是把她当佣人了。

  但沈清欢不想生事,为了凡凡,她忍了。

  “有什么事吗?”沈清欢问了一句,语气竭力平和。

  “倒杯水过来,一会上课要用。”宁柚一手叉着腰,走到了她跟前,脸上的神气好像是故意做给她看的,又补了一句,“你在顾家白吃白喝这么久,怎么也得做点事吧。”

  白吃白喝……

  沈清欢面色一滞,本来还以为宁柚是认错人了。

  看来分明就知道她是凡凡的妈妈。

  宁柚就是是冲着她来的。

  沈清欢拳心捏紧了,忍得心酸满是酸涩,开口告知:“饮水机里有水,杯子就在下层。”

  宁柚却根本不打算给她面子。

  她缓步走到了沈清欢跟前,挑衅般地笑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让你给我倒!也不怕告诉你,楚夫人让我过来的意思,大家都清楚。没准哪一天我就是黎景哥的新夫人了,我劝你乖乖听话。”

  沈清欢苦笑一声,僵直在原地像个小丑。

  楚闰红的意思,大家都清楚。

  她今天找一个保姆,明天找一个家庭教师,后天就能够再找营养师……其中的目的,也就是要找到一个能够替换沈清欢的,找一个能够配得上顾黎景的。

  而她只是一个随时都可能被扫地出门的瞎子。

  “好,我倒。”沈清欢眼底发酸,咬着牙转身倒水。

  “要热的。”宁柚对她的表现颇为满意,补了一句。

  沈清欢倒好了水,转身准备递给宁柚。

  突然,宁柚一个转身。

  一时间,沈清欢整个人被撞开,热水全部洒在了她的手背上,一片通红。

  她捏着被子,烫得手发颤。

  可没等她开口,宁柚的叫喊声倒是先一步开始了,“沈清欢,你在干什么?你是想烫死我吗?”

  沈清欢强忍着疼痛,将杯子放在了桌上。

  只觉格外的讽刺。

  水全部都泼在了她的手背上,宁柚却叫得比她还大声。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沈清欢不想多生是非,转了身,准备出去。

  这时,楼梯口楚闰红已经听到声音赶了上来了。

  她一进门就看见了宁柚捂着手,泪眼模糊。

  “沈清欢,你干了什么?”楚闰红恶狠狠地瞪着沈清欢,随后走到了宁柚的跟前,“柚儿,你不要怕?告诉伯母,伯母今天一定为你做主。”

  “我不知道哪里有水,准备叫少夫人帮忙倒杯水。结果她把水泼我手上了。好烫……”宁柚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地摆手。

  “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快叫医生过来。”楚闰红着急地对门外的佣人吩咐完,走向沈清欢,“我顾家养你这么久,一杯水你都倒不好!”

  厉声斥责在空中响起。

  楚闰红瞪着沈清欢的样子,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两人对面,沈清欢站在原地,手已经开始发紫了。

  她咬着牙,忍受着皮肤上传来的灼热,解释:“我没有泼。”

  “你还不承认,屋里就只有你和柚儿,你当我也瞎了吗?不是你,难道是柚儿自己泼了自己!”楚闰红双手叉着腰,据理力争。

  倘若沈清欢不是当事人,她差点都怀疑是不是真的泼了宁柚。

  她抬起手想要给楚闰红看。

  楚闰红没等她开口,咬着牙怒吼,“还在这站着干什么,滚啊!看见你我就倒胃口!”

  她说着,猛地关上了育儿室的门。

  如果不是看在顾黎景的面子上,楚闰红早就将沈清欢扫地出门了。

  不过,顾黎景不同意不要紧,假以时日她一定会想办法把这个瞎子赶走!

  沈清欢站在门外,不知道是手上太烫,还是心底太难受,她的眼角划出了泪痕。

  如果不是为了凡凡,不用楚闰红麻烦,她也一定会自己滚蛋走人。

  可凡凡还在这里,她不能走。

  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有凡凡了。

  为了凡凡,她也要忍受着。

  沈清欢想到这,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去厨房用冷水冲洗伤口。

  可因为伤口没有即时处理,冲洗了,还是烫得紧。

  她楼上楼下转了一圈,找到了烫伤药涂在伤口上,虽好了不少,但伤口处一碰到就疼得厉害。

  晚上洗澡,她也只能戴着手套洗,避免伤口碰到了水。

  平时几分钟的事情,今天用了好久她才洗好。

  只是一出浴室门,一道冷厉的身影挡在了她跟前。

  顾黎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

  他猛地拽过了她的胳膊,冷光在她的手背上凝视着,脸色发黑,“这是怎么回事?”

  沈清欢被看得心里发虚,很快缩回了手。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倘若说了今早的事情,明天楚闰红更加不会放过她。

  到时候如果不让她看凡凡,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小心烫到了。”沈清欢低着头,小声地说完,准备掉头。

  顾黎景更加用力的捏住了她的手腕,眸光阴冷刺骨,“不小心烫到?你说起慌来还真是草稿都不打!”

  回来之前,顾黎景就已经在车上听管家说了今天的事情。

  当时,宁柚和沈清欢在育儿室并没有关门,屋内的情景,佣人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可当时没有一个人替她作证。

  “被冤枉了,解释你都不会吗?”顾黎景凝视着她的脸,看着她通红的眼眶,心烦意乱。

  这个女人竟是连基本的保护自己都做不到吗?

  沈清欢脸被捏得皱在一起快,很疼。

  顾黎景是在关心她吗?

  好像从一开始,沈清欢就搞不懂顾黎景到底怎么想,到底怎么看她?

  他口口声声说讨厌她,可又为什么要帮她。

  每次给了她一点点的希望,又总让她失望。

  她已经不敢再对顾黎景有任何希望了,扭开了下巴,“我没事。”

  话音一落,她转身间,眼角再次湿了。

  剔透的泪光落进顾黎景的眼底,不知为何,他心底有个地方隐隐刺痛。

  顾黎景一拳砸在墙上,起身将她抱进了怀里,下楼。

  他身上的味道将沈清欢紧紧包裹着,她慌张地推拒着:“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