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薄雾起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在线阅读

沈清欢顾黎景 时间:2020-10-14 11:20:19

小说简介: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这本书的主角是沈清欢顾黎景,由作者薄雾起大大所写的新书,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全本资源等你来阅读:她天生命不好,做了十年的瞎子,三年不受宠的少奶奶。婆婆刁难,保姆都骑到她头...

薄雾起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在线阅读

《掠爱豪门:顾少的新婚盲妻》第一十一章道歉

  顾黎景一言不发,任由她在他的身上捶打着。

  他越走越快,一路将沈清欢抱到了一楼大厅,笔直地指着沙发上的宁柚,阴冷地吐出:“道歉!”

  沈清欢的手被顾黎景拽在手里。

  她拽了拽,但没法松开。

  沙发上的宁柚和楚闰红闻声,朝着两人的方向看了过来。

  宁柚自然知道顾黎景的意思。

  可是没有想到顾黎景居然知道了,手一抖,尴尬地笑着,“黎景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一旁的楚闰红不明真相。

  她还不容易找了宁柚过来,可不想因为几句话搞砸了。

  她赶紧冲上去,拽住了顾黎景,赔着笑脸拦住了顾黎景,“黎景,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柚儿怎么说也是客人,你不能这样……”

  “她烫伤了人,不应该道歉?”顾黎景直接忽视了楚闰红,目光笔直地看向宁柚。

  “黎景哥,一定是误会……”

  “你是要我现在调监控是吗?”顾黎景脸上的怒意好像宁柚再没有行动,会冲上去亲自动手。

  宁柚脸上再也挂不住,心里气得肝颤。

  没想到她居然载在了一个瞎子手上。

  但顾黎景正一步步朝她逼近,宁柚咬着牙,看向了沈清欢,“对不起。”

  不过三个字,说完,宁柚的手已经捏得发白。

  从小到大她都是宁家的掌上明珠,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楚伯母,我家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说完,她咬着牙匆匆出了顾家。

  “柚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楚闰红追了上去,想要解释,宁柚却已经走远了。

  顾黎景眸子里的寒光,这才稍稍熄灭。

  他对身后的管家吩咐,“备车,去公司。”

  “好,少爷。”管家赶紧跟了上去。

  顾黎景本来就是听说了沈清欢烫伤的事情回来的,这会处理完了,笔直驰向公司。

  门外,轿车飞尘而去。

  大厅只剩下了沈清欢和楚闰红两个人。

  楚闰红咬牙切齿地打量着跟前的沈清欢,心里的怒火已经不断翻滚,“是你干的好事,是吗?”

  刚才她顾忌顾黎景在场,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顾忌。

  没等沈清欢回答,她逼近在她跟前,憎恶的一字一句开口:“沈清欢,你这个扫把星,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滚蛋!你给我等着!”

  “来人,从今天开始给她把她看好了,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愤怒的斥责声很大。

  佣人们还很少看到楚闰红气成这样,战战兢兢地赶紧作答,“好的,夫人。”

  沈清欢全程站在沙发上,喉咙涩得发慌。

  在这个家里,她就像一个仍人摆布的玩偶,说什么都是错的。

  楚闰红囚禁她,她又能怎样?

  她一言不发,拖着疲惫的身体上楼。

  合上门,她缩在床上坐下,可被子蹭到了她的伤口,疼得她差点叫出声来。

  心底涌动的委屈也跟着漫上心头。

  沈清欢用后脑勺撞着墙壁,眼泪不断外涌。

  她是一个瞎子,一个让人厌恶的瞎子,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不是为了凡凡,她真的想撞死了算了。

  可凡凡还在,她不能死……

  沈清欢又绕到了育儿室扫了一眼熟睡的凡凡,才重新回到了卧室。

  躺下没一会,桌上的手机不断地震动。

  沈清欢接通了电话。

  “沈清欢,我沈家养你这么大,你就是这点事都办不好吗?”那头,是父亲沈宇文的声音。

  一字一句哪里像一个父亲,更像是一个仇人。

  沈清欢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爬起了身子,“怎么了?”

  “当初为了让你嫁进顾家,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你现在在顾家吃香的喝辣的,连一个男人都看不好是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已经有人跟我说了,楚闰红在给顾黎景找妻子。”

  吃香的喝辣的……

  沈清欢捏着电话,笑得眼泪都崩了出来。

  当年沈宇文为了攀上顾家,的确是废了一番心思才将她嫁进顾家。

  但可曾有人问过她的意愿?

  没有。

  她就像是沈宇文手里的旗子,只要沈宇文开心,想把她往哪放就往哪放。

  “到底有什么事?”沈清欢喉咙哽咽得生疼,没有什么心情听着他继续废话。

  “等等。”对面沈宇文突然变得支支吾吾,好一阵子,开了口:“反正你也要离婚了,离婚之前,从顾黎景手上帮我拿一份顾氏的合同。”

  “拿合同?”

  沈清欢虽然没有上过班。

  但从小在沈家长大,也是知道一些基本规矩的。

  每个公司的合同都是隐私,又怎么可能说拿就能拿到。

  五年前,为了沈家的利益,她一步踏进了顾家,如临深渊。

  现在她不想再为了沈家,毁了后半生。

  “我办不到,没有别的事,我就先挂了。”沈清欢嘶哑地说完,就准备挂电话。

  那头沈宇文语气一转,阴冷的笑着,“沈清欢,你妈的骨灰还在我手里。你要不想看到她被挫骨扬灰,最好听我的话!”

  沈清欢心头一颤,没有想到这种话沈宇文也能说得出来。

  她扶着床边的桌子,声音带着颤音,“连骨灰你都不肯放过吗?”

  “少给我废话,我也不想死了也打扰他。合同就在顾黎景办公室的抽屉里,你看着办吧。”沈宇文语气咄咄逼人。

  接着,电话那头传来盲音。

  沈清欢挂了电话,坐在床边,脑子疼得厉害。

  “为什么?”她不知道为什么,日子一天天成了这个样子?

  她狠狠地掐着自己,掐得手心一道道红痕,可心底还是疼得厉害。

  “妈,我到底该怎么办?”沈清欢哽咽地,一遍遍的问着。

  没有人回答……

  可沈清欢太了解她的好父亲沈宇文了。

  他连自己的亲身女儿都能够亲手卖给别人,又有什么事他干不出来的?

  沈清欢不敢不听话……

  骨灰是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存在了,沈清欢不想连骨灰都没了。

  ……

  第二天一早,沈清欢就起来了。

  她一直听着书房里的动静,确定了顾黎景在书房里,她赶紧下楼前往顾氏集团。

  早上因为还没到上班的时间,一楼的大厅里没有什么人。

  沈清欢一路摸索着,乘电梯到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紧锁着。

  但沈清欢记得,每天早上会有保洁进去打扫卫生。

  她一直等在不远处的座椅处。

  时间一时间变得格外的漫长,每一分钟都显得无比的煎熬。

  没过多久,沈清欢的手心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

  她摸出手机,拨通了沈宇文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头的沈宇文乐不可支,“怎么样了?这么快就拿到了?不亏是我的好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