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湛殊阮绾(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湛殊阮绾 时间:2020-10-14 11:35:46

小说简介:湛殊阮绾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无疑,这本小说是《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by荣焉,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拥有最新免费试读预览,快来看看吧:乡野丫头阮绾一朝被领入湛家,为了完成一个使命:为命不久矣的湛家二爷生下一个孩子,延...

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湛殊阮绾(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第一十章 唯恐不乱

  窗外景色不断后退变换着,隐约能听到发动机有力的响动,除此之外,车内却毫无声响。

  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应,阮绾侧头看湛殊。

  却见他眼睛闭着,竟然靠在后座睡着了。

  “牛人。”

  阮绾不得不对他比了个中指,又觉得车内空调开的大,于是从身后拿出一个小毯子轻轻给他盖在腿上。

  这一动作她做的流畅又温柔,侧着身子看他侧脸。

  真是帅到惨绝人寰。

  可能是刚才和湛家人大战一场的缘故,他脸色比平时更白,尤其是嘴唇,毫无血色。湛美人将她支开舌战群雄,胆量可嘉。

  “小程,这好像不是去庄园的路。”

  看湛殊看了一会儿,她竟然还能注意到外面的路不对。

  小程双手灵活的摆弄方向盘,刻意压低了声音,“夫人,二爷吩咐过,直接送你们去机场。”

  “直接去机场?”

  她大眼睛又看了眼湛殊,可惜这厮睡得太熟,她也不忍心打扰,只能又侧了侧身子,继续盯着湛殊看。

  就凭借湛美人这张脸,再加上这可软可冷气质,如果进击演艺圈,那些大牌一线明星,估计统统都要绕道。

  “嗡嗡嗡。”

  她看得入迷,又想入非非,等被震动声吵得回过神来时,和一双漆黑深潭一样的眸子对了个正着。

  那眸子细又长,眼角微微上挑,眼里倒映着她的大脸。

  湛美人竟然醒了。

  “二爷。”

  小声嘀咕一声,她不动声色坐回去。

  盯着人发花痴还被抓个正着,是谁谁都尴尬。

  湛殊嘴角微微勾起,没趁机对她刁难,而是从兜里翻出手机,手机已经震了有一会儿了,但他就想看看丫头什么时候回神儿,刻意没接。

  来电显示是良叔,他点开接听,微微将头凑到窗户那边,看着窗外景色。

  “什么?”

  他声调有些拔高,阮绾也吓了一跳,看他一眼,见他脸色也不太好看。

  “你先把事情压下来,所有文件发我邮箱。”

  挂断电话后,他又对小程说,“先回庄园,机票取消。”

  “二爷,怎么了?”

  阮绾小声问,又担心他身体,于是小心观察他脸色。

  湛殊深吸一口气,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一点,“公司出了点事儿,你先回庄园,估计忙完这阵咱们才能走。”

  什么时候走她倒是不介意,她介意的是湛殊这个人。

  “二爷,这是你的药,一会儿要是不舒服记得及时吃。”她从随身小包包里取出一个小瓶子,小瓶子是透明的,里面五颜六色放了不少药碗。

  乍一看还挺好看。

  湛殊却有些五味杂陈。

  喜的是这个小丫头竟然随身带着他的药,无奈的是这丫头咒他犯病,提醒他及时吃。

  “公司我进不去,但是我和Lisa姐可是要过电话了,你要是不乖乖吃药。”她比了比自己的小粉拳,威胁意味很浓郁。

  湛殊无奈苦笑,只能把小瓶子接过来。

  瓶子不大,有点像是小版的许愿瓶,握在手心很小的一个。

  阮绾很快被接到庄园,庄园里良叔也没了往日的精锐,整个人好像苍老了不少。阮绾从两人神色中猜测到这次事情出的不小。

  于是和他打声招呼就乖乖上楼。

  她是个知道分寸的人,不会在不合时宜的场合撒娇,也不会在这种风口浪尖找事儿。

  她前脚进屋子,后脚就有下人把小耳朵抱进来。

  “夫人你可算回来了,小耳朵见不到你,闹着不肯吃饭呢。”

  阮绾接过小耳朵,看它可怜的握在它怀里,从抽屉里取出狗粮倒在碗里喂它,小耳朵乖乖吃着,时不时拿耳朵蹭她。

  把她逗得咯咯笑。

  “嗡嗡嗡。”

  一人一狗正氛围虞洽,这时手机传来几声震动。

  是裴姐。

  【绾绾,在么?】

  【在呢,裴姐怎么了?】

  刚回过去微信,裴姐就把电话打过来。

  “绾绾,你现在在哪?”

  “我在庄园,裴姐怎么了?”

  “这……绾绾,你能不能帮帮我,过来剧组一趟。”

  阮绾到剧组已是三十分钟以后,如果不是湛殊给她特意安排了司机,可能还要更晚。

  剧组里人都在,这倒叫阮绾有些惊讶。

  前几天着慕戏就已经杀青,裴姐把这么多人都聚过来,似乎是有些不对劲儿。

  “绾绾。”

  裴姐第一个看见阮绾,走过来拉她手。阮绾见她眼睛有些红,应该是哭过。

  “裴姐,这是怎么回事?”

  把她拉在一边,裴姐小声把事情经过说了个大概,“咱们本来这部剧都已处理完毕,等着送去审核,可小黑心细,送走之前又查了一遍,这才发现有几段情节被人给删了。”

  “什么?”

  “这部剧已经都和电视台那边打好招呼,上映时间也定下来了,可如果审核通不过或者延期,后果很严重。”

  这部戏是她将近一年的心血,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儿,她也不好受,于是全了裴姐几句,一群人全部换装完毕,整装待发准备重拍。

  只不过拍摄期间阮绾发现一件事儿,那就是秦婉儿和导演之前气氛似乎有些微妙。导演脸色铁青,时不时会看秦婉儿几眼,秦婉儿却笑得甜美,似乎在威胁人。

  重拍进度很快,一上午已完成三慕,中场休息时阮绾觉得有些累,喝了一杯水就走去卫生间。

  当演员其实就是这样,一部戏大火的时候粉丝们滚雪球一样暴涨,大呼喜欢你喜欢的头可断血可流,爱豆不能丢。

  可谁也想不到幕后演戏时演员过得是啥生活。

  手捂着墙,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头晕的症状这才减轻了一些。

  她正想洗把脸,余光却瞄见地上有些反光。空气里也特别香,像是被人喷过香水。

  心里有一股不好的感觉,似乎会出什么事儿。

  阮绾是个谨小慎微的人,她心里留了个心眼,余光瞥向自己身后,正巧看见一道人影闪过,直直对着她来。

  阮绾手撑着墙,抓的死紧,站在门口就是不进去。

  那人似乎是想来推她,她侧身一躲,看见那人收不住手,直直往前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