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最新章节-荣焉

湛殊阮绾 时间:2020-10-14 11:36:12

小说简介:在线免费阅读《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由本站提供,湛殊阮绾为主角的小说精彩在线观看:乡野丫头阮绾一朝被领入湛家,为了完成一个使命:为命不久矣的湛家二爷生下一个孩子,延续湛家正统血统的子嗣。  谁想结婚数年,孩子都...

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最新章节-荣焉

《先婚后爱:腹黑总裁狂宠妻》第一十二章 戏精

  有了秦婉儿闹剧,导演决定将她戏份删减掉,剧本做适当增减,阮绾摇身一变成了女一号,这叫她有些受宠若惊。

  一群人加班加点的终于将新剧杀青,阮绾头上伤口已好了一些。

  阮绾吃住都在剧组,如今终于闲下来已过了七八天,回到庄园时发现湛殊不在。

  “夫人。”

  良叔跟他打了声招呼,阮绾见他脸色如常,也看不出什么,顿时有点纳闷。

  其实像良叔这种人,心思通透,脸上总得带个面具,她几斤几两,自然看不出良叔在想什么,有什么心思。

  要不是那天公司事情出的实在是紧急,估计阮绾这辈子也看不出良叔神色的变化。

  “良叔,这几天我不在,二爷怎么样?”

  “夫人放心,二爷最近很好,有按时吃药。”

  “那睡觉呢?”

  “……”

  “那吃饭呢?”

  “……二爷吃的不多。”

  良叔不善于骗人,他这么一沉默,阮绾就抓到一丝蛛丝马迹。

  阮绾到楼上换了一身居家服,长袖长裤,把身上挡的严严实实,这才看了眼时间,已经六点多,就到楼下厨房一个人忙火起来。

  湛殊是从良叔那听说阮绾回了庄园,将手头活都处理完已经是九点多。他载着一身寒凉回来时,一眼就看见沙发上等自己等到睡着的丫头。

  将外套脱掉,又轻手轻脚走过来。

  他一眼就看见她的变化,剪了刘海,又瘦了不少。

  她小小的的身子蜷缩成一团,身上有人给盖了毛毯,但她睡觉不老实,一半都被压在身子底下。

  “怎么不劝她回房睡?”

  湛殊轻轻皱眉。

  “夫人做了饭菜,说要在这等二爷回。”

  良叔也压低声音。

  湛殊这才看见桌上放着扣着几个盘子,心里不由一软。

  轻轻将她摇醒,“绾绾,绾绾?”

  阮绾做了个梦,梦见她大红大紫,站在颁奖讲台上,礼仪小姐正要把金奖递给她,就听见耳边有魔音灌耳。

  绾绾,绾绾……

  讲台与奖杯离她越来越远,她睁开眼,只看到一张苍白又熟悉的脸。

  脸上一阵肉疼表情。

  她的奖杯啊。

  湛美人见阮绾表情,就猜到她怕是做什么美梦呢,不仅有些好笑。

  “绾绾,起来吃饭。”

  阮绾只好从沙发上坐起来,这才从他那张俊脸上挣脱,看到了他全身。

  皱眉,“二爷,你好像瘦了。”

  这几个字砸的湛美人一愣,拉起她手就往桌边坐。

  桌子是那种四四方方的,两人各坐在一个角,下人将扣着的罩子取下,四菜一汤就映入眼帘。

  “还好还好,你要是再回来晚点,菜就凉了。”

  阮绾二话不说给湛美人碗里夹了不少菜,菜小山般高,把米饭盖在最底下。

  湛殊倒有些哭笑不得,阮绾见他不愿意吃,又展示了下自己小粉拳,“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这可是她忙活一下午。

  湛殊知道他脾气,只好端起碗小口吃着,他最近确实瘦了,托着碗的手修长,他本就瘦,如今都能看到里面骨节。

  阮绾心疼他,又快速给他加了不少菜。

  饭桌上湛美人被阮绾压的抬不起头,第一次吃了许多,良叔在后面露出会意的笑,心想日后二爷若是耍性子,就去找夫人身边无意说上几句。

  吃过饭湛美人和良叔讨论公司的事儿,阮绾趁着他被人牵制自己上楼洗澡。

  上次在厕所摔了个底朝天,又没日没夜的赶通告,如今闲下来病痛倒找上门来了,她轻轻活动活动腰,这才进了浴室。

  因为身子不灵便,洗澡就洗了挺长时间,出来时湛美人已在床上躺好。

  “怎么洗了这么久?”

  “呵呵。”阮绾笑笑,小心走到床上。

  正要钻进被窝,却被湛殊突然一抱,他就压在她身上。

  正压在阮绾伤处,她疼的呲牙咧嘴,眼冒金星,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这才对上湛美人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

  “你这怎么回事儿?”

  原来他已掀开她睡衣查看,看到腰上一片淤青。

  阮绾嘿嘿一笑,将衣服盖上,“拍戏不小心摔了一跤,嘿嘿,摔了一跤。”

  “我记得你拍的是言情剧不是武侠,平地摔跤?”

  阮绾轻轻推开他,扭了扭身子,听到骨头嘎巴一声,错位就还原了,神色这才缓和不少,“都是意外意外。”

  她从床上拿起他的药和水一起递给他,湛美人耐着性子把药吃了,两人就躺在床上不说话。

  夜色已深,阮绾几日都没好好睡一觉,这会儿就又睡着了。

  半睡半醒见感觉有一双手掀开她衣服查看,然后有人给她轻轻按摩,这一觉睡得无比沉,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湛美人已不在,最先察觉她醒的是小耳朵,下人听到声音也走进来,催她下楼吃饭。

  一顿饭吃完,正好迎来了一个贵客。

  付寒京。

  “付大夫?”

  阮绾简直比见了亲爹都惊讶,“你来给二爷复查么?他现在还在公司。”

  付寒京今个出私诊,穿的是便装,衬得他身材笔直修长,简直男神级别。

  “夫人,付大夫是给您来瞧病的。”良叔在一边提醒。

  阮绾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被湛美人发现她身上有伤。

  拉着付寒京上楼,阮绾还有点不好意思,“付大夫,给我看看腰就行,那天地滑摔了一跤,疼了我好几天了。”

  付寒京,“……”

  检查一番后,付寒京还特意给她看了眼额头上的伤,开了些涂抹的药不至于留疤,还有心情打趣一番,“夫人武力值真是惊人,平地摔跤还差点把自己摔骨折。”

  阮绾脸一红,别过脸去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身上有淤血,我给你开点内服的药,但是腰上骨头有点错位,避免发炎得每天按摩。”

  “哎呦那这个就不劳烦付医生了,我自己找大夫就好。”

  阮绾笑的贼甜,却满嘴跑火车。

  付寒京看着眼前这个机灵鬼,心里却想起今个湛殊似乎找律师把一个一线女星的几个月刑期硬生生给变成了一年。

  那女星叫什么来着?

  秦婉儿,似乎和阮绾正是一个剧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