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小说故人旧全章节阅读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

祁泾寒林语 时间:2020-10-14 12:01:11

小说简介:这里有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全本资源在线阅读,是祁泾寒林语有关的小说,是小说故人旧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一场阴谋,林语痛失爱人,祁泾寒亦是失去了最亲的人。  于是,他设计,将她留在身边,为的就是找出害死弟弟...

小说故人旧全章节阅读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

《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第一十三章 拖去设计部

  林语是被冻醒的,晕晕乎乎的睁开双眼,她依旧蜷缩在墙角,像被抛弃的初生儿。

  “咳咳,祁泾寒,你这个疯子……”

  挣扎着坐起,瘫软的靠在墙上,林语环视了一圈,将目光放在厕所门上的干帕上,本想起身去拿,结果刚站起来,双腿无力又坐回去。

  “咳咳,咳咳。”

  喉咙传来剧烈的灼烧感,咳了好久,每一次都会引发头疼,她真怕待会猛地咳出一口血来,然后宣布生命结束。

  无比佩服自己的想象力,缓了好一会儿才奋力的站起来,捞过门上的干帕小心翼翼的覆盖在湿透的头发上。

  轻轻的擦着,擦着擦着,眼泪突然不受控制的落下来,莫大的委屈蔓延,她觉得快要支撑不住了。

  泪眼朦胧间,传来开门的声音,她抬眼望去,祁泾寒坐在轮椅上,一脸冷漠的看着她。

  “呵。”

  冷酷无情的冷哼让林语后怕起来,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努力撑起身子,声音哆嗦道:“祁泾寒,咳咳,你……还想怎么样?”

  祁泾寒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下觉得厌恶不止。

  这身狼狈是他希望看到的,只有这样,祁景璃的死才能得到一丝安慰。

  “生命力不错,还活着。”

  祁泾寒的态度让她害怕,更让她愤恨,她呼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他是个残疾人,不能跟这个残疾又疯子的人计较。

  她还要活着找到祁景璃的死因。

  瞄了眼坐在轮椅上衿贵的男人,目光灼灼,“祁总想让我死,自然有一百种方式,何必这么麻烦?”

  谭明和办事回来的云堂嘴角抽了抽。

  这女人从昨天开始似乎都在挑衅祁泾寒的底线,时而看出她是真的非常害怕,时而又觉得她非常的倔强。

  总会说出一些过激的话来让人捏一把冷汗。

  小心的看向祁泾寒,脸色果然更加阴冷,俊脸一黑。

  “林、语!”

  这是他第二次叫她的名字,连名带姓,一字一顿,都充满了愤怒。

  “祁总生气什么?反正我也已经半死不活了,咳咳,这么折腾下来,咳咳……赎罪也好,苟活也罢,我都不在乎了!”

  她豁出去了,要么死得干净利落,要么一生受尽折磨。

  两条路,她都准备好了。

  祁泾寒黑着脸不说话,周围的冷空气似乎在凝聚,周身的寒冷令她哆嗦着身子,一咬牙,她怒吼出声。

  “来啊!命在这里,一命抵一命,都是你的!咳咳!反正你的手段阴狠幼稚我都见识过了,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充斥着祁泾寒的耳膜。

  “正好,我可以……提前去陪他了。”

  这其中的反讽意味任谁都能听得出来,而且她一心求死,一再挑战祁泾寒的神经。

  谭明深感同情的看着震怒的小女人,又心惊的瞄了眼阴沉且即将爆发的祁泾寒。

  她不会死,但是之后的生活,可能会更加艰难痛苦。

  “好,我成全你。”

  祁泾寒没有因她的反抗而狂怒到失去理智,只是眼神里迸发出了冰冷的杀意。

  林语紧咬牙关,手指已经不可手控的颤抖起来,这个男人任何事都做得出来,可是真到了这个地步,不怕是不可能的。

  “景璃死在火海中,你这么爱他,就该以同样的方式去向他赎罪!”

  火海……

  林语能想象到祁景璃当时的绝望。

  可她无能为力,想到景璃无助的面容,她淡然的闭下双眼,眼角浸出泪水,嘴里喃喃着,“景璃,不要怕,我来找你,等着我……”

  祁泾寒冷眼看着林语在他面前倒下,不禁厌弃。

  “装晕这一套用得倒是娴熟,想死了都去纠缠景璃,做梦!把她给我拖回去。”

  谭明浅浅的吞咽了下口水,上前打算将林语抱起来,后背一寒,祁泾寒冰冷的声音传来。

  “没听懂?拖回去。”

  谭明弯腰下抱的姿势一僵,只在心里默念一声‘对不起’,然后托起她的双臂,将她拖着出了卫生间。

  一路上,林语狼狈的模样在公司上下出尽了屈辱的风头,不少人悄悄拍下她狼狈的模样。

  电梯里,祁泾寒冷冷开口,“去设计部。”

  谭明看了眼躺着的林语,疑问,“带着少夫人去?”

  祁泾寒冷着脸没有说话,谭明就了然了。

  在接到跟随林语的任务时,他就有了解过她这个人。

  父亲去世,跟着贪慕虚荣的母亲嫁到宋家,在没有关爱的环境下长大。

  大学期间遇见二少爷祁景璃,毕业后办理出国手续,准备出国离开滨海,却不想出了事。

  原本,谭明以为林语也是属于贪慕虚荣的女人。

  可只相处了几天的时间,他觉得这个女人性格倔强坚韧,敢爱敢恨,只是遇见了这些事,这些遭遇,也是难为她了。

  谭明的情绪变化,祁泾寒不是没有看在眼里。

  出电梯时,他有意无意道:“伤害过景璃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被她迷惑的人,我同样不会留着。”

  看着祁泾寒阴寒的背影,谭明倒吸口凉气,一旁的云堂给他一个眼神,似是无奈叹息,似是好自为之。

  谭明无奈的摇摇头,拖着林语出了电梯。

  “她是我的妻子,第一天来公司上班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她的教训就是为了警醒公司上下,无论是谁,犯了错我都会一视同仁。”

  从祁泾寒第一句话起,设计部的员工就沉浸在那句‘她是我的妻子’的震惊中。

  总裁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不知道!

  “从明天起,让她来设计部报道,从基础做起,你们不用因为我的关系对她特殊照顾,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林语的背景他调查过,设计出身,将她放在设计部正好。

  从始至终,她不过是一枚棋子,这盘棋该怎么下,就看这一步能不能走稳。

  有些好事的人在下面小声的嘀咕着。

  “看总裁的眼神,她不可能会成为真正的总裁夫人,把她安排进设计,我觉得总裁一定是想让我们欺负她,让她知难而退。”

  “我觉得也是,你看我朋友发来图片,她是从她们卫生间拖出来的,啧啧,我猜她一定是有心机的绿茶。”

  而这些,晕迷中的林语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