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小说故人旧小说)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完整版

祁泾寒林语 时间:2020-10-14 12:01:27

小说简介:小说故人旧的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可以全集免费阅读,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内容感人,文笔成熟,祁泾寒林语的故事《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阴谋,林语痛失爱人,祁泾寒亦是失去了最亲的人。  于是,他设计,将她留在身...

(小说故人旧小说)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完整版

《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第一十一章 险境横生

  清洁部的员工听了何秘书的介绍,再打量一番狼狈的林语,不禁唏嘘一片。

  何秘书拍拍手,“大家安静安静,总裁夫人这次来到清洁部,主要是想要体验公司的基层生活,所以大家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有什么活尽管吩咐夫人去做就行,夫人不会什么意见的。”

  林语边翻白眼的力气都懒的出,不作无谓之争。

  说完,何秘书面带微笑,和善得如沐清风看向林语。

  “总裁夫人,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那我就先回办公室了。”

  林语微微颔首,“走好,不送。”

  何秘书的嘴角抽了抽,最后一甩手朝外面走出去,同时还带走了清洁部的负责人,两个人在外面嘀咕了一阵,回来后,那位负责人对她就没一丁点儿好脸色。

  “在这里,不管你是总裁父母还是总裁夫人,一律一视同仁,我姓刘,你可以叫我刘姐,从今天起,你的工作都将由我亲自负责检查。”

  刘姐扬起三层双下巴,趾高气扬的对她吩咐着,抬手扫了扫一旁的清洁桶,没好气道:“现在提着这个桶,跟我来。”

  林语微叹,纤细的眉头皱起,认命提着桶跟着这个刘姐来到了21楼的厕所。

  厕所并没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只是里面的味道让她有些难受。

  “刘姐,这间厕所的味道怎么这么刺鼻?”

  “刺鼻就对了,不刺鼻我让你来做什么?”

  林语不想刚来就跟她怼上,更不想到处树敌,这对她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21楼和22楼的厕所都由你来负责,两个小时后我来检查,绝对不要让我闻到这刺鼻的味道。”

  林语反问,“所以,这是因为什么而刺鼻?”

  刘姐冷哼一声。

  “想知道就自己去查找原因,行了行了,赶紧干活,待会总裁会来21楼视察,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你的日子不会好过。”

  仗势欺人的刘姐离开后,林语戴上橡胶手套,推开厕所门一间间的检查,以前就算生活再怎么艰难,她也没做过这些事,如今却在这里刷马桶,真是可笑可悲。

  林语在厕所看了看,找不出刺鼻的源头,刚要转身,就听见厕所外面有声音传来。

  “我听总监说,公司挖到薇儿这位顶级设计师,过几天就要来公司呢。”

  “你说,这位设计师在国外风生水起,怎么会想着回来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这位设计师是总裁的初恋,只是当初因为总裁意外残疾,微儿的父母就逼迫他们断了联系,带着她出国,现在她终于有能力了,就选择回来了吧。”

  “哎,如果总裁没有发生那件事,指不定两人已经结婚了,说不定这次回来会复合。”

  “希望是吧,总裁也是可怜,如……啊,你是谁!”

  大\波浪卷的女人还想说什么,一开门就看见蹲在马桶边上的林语,踩着高跟鞋往后踉跄几步。

  林语面无表情,扬起手中的马桶刷。

  “哦,刷马桶。”

  “你刷马桶怎么不出声啊,吓死我了!”

  “刷马桶怎么出声?难道一边刷马桶一边唱歌?还有……”

  她边说边顺着女人的大长腿往下指了指,“你踩着我的马桶布了。”

  大\波浪嫌弃的啧了一声,抬脚将抹布踢开,向一旁走开,两个女人上下打量着林语。

  “你是新来的保洁?”

  林语可怜巴巴的摇摇头,一阵酸涩涌了上来。

  “不小心惹到了总裁,被他罚下来做清洁。”

  两个女人饶有默契的对视一眼。

  “罚下来做清洁真是最轻的惩罚了。”

  “哦?那最重的惩罚是什么?”

  “辞退,而且在滨海,你一份工作都找不到。”

  林语打了个冷颤,祁泾寒这么可怕?不过也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行了行了,别愣着,赶紧清扫完赶紧离开。”

  林语揭下口罩,然后皱着细眉道:“这间厕所有刺鼻的味道,你们没有闻到吗?”

  大\波浪吸了吸鼻子,用怀疑的眼神打量她,似乎在看一个精神病。

  “什么味道,你的鼻子是不是有问题?”

  另一个女人则是在她耳边悄声细语,林语还是听见了,这两个人以为她被祁泾寒折磨疯了,精神失常了。

  临走时,大\波浪还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测试体温,确定没问题,才半信半疑的离开。

  林语看着她们离开,这才反应过来。

  她快速将口罩拿开,刺鼻的味道并没那么重。

  这口罩有问题!

  难怪刘姐让她别摘口罩,想整她的人,办法真是层出不穷。

  为自己惋惜之后,她疲惫的坐在马桶上,额头抵着光滑的墙面,她真的太累了,就算厕所她也能立刻睡过去。

  难得这么安静,她将这两天发生的事理了理。

  原本是去枫叶会所找祁泾寒退婚,但是在看到祁景璃的身影后就追了上去,追到一个房间后,遇见了自称景璃女朋友的人。

  两个人坐下聊了会儿,期间喝了饮料,事后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祁泾寒的床上。

  紧接着,祁景璃车祸去世的消息传开,祁泾寒查出这件事跟她有关。

  可是在与祁景璃分开前,祁景璃在学校说过他哪里都不会去,怎么好端端的会出现在去往机场的高速路上?

  林语努力的回想那两天发生的事和遇见的人,希望能从中得到一丝线索。

  可是想着想着,她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有人在呼唤祁景璃的名字,声音有些沙哑,像是一位老父亲呼喊儿子。

  等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刘姐那张皱出几条‘沟壑’的脸。

  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这么一看,林语的心脏实在是受不了,本能的往后缩了下,后背紧紧的贴着墙壁。

  “刘姐,你这么盯着我看,如果我的心脏不好,一定会当场毙命。”

  刘姐生气的起身,没好气的指着地上乱成一团的清理工具。

  “堂堂总裁夫人就是这么干活的,啊?!”

  林语疑惑的朝地上看去,污渍遍地,清洁桶歪倒在地,清洁工具四处散落,四周杂乱不堪。

  她不过睡觉的功夫,破坏这些东西的动静应该会很大才对,怎么她一点儿声响都没有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