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小说故人旧小说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

祁泾寒林语 时间:2020-10-14 12:02:46

小说简介: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完整目录在线阅读,主角祁泾寒林语小说全文阅读,小说故人旧精心写作,文章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内容有趣生动,一起追文吧。本文内容节选阅读:一场阴谋,林语痛失爱人,祁泾寒亦是失去了最亲的人。  于是,他设计...

小说故人旧小说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

《紧急婚情:罪爱掌上妻》第一十二章 被关厕所

  林语起身将刘姐推出了隔间,害她的人无处不在,她狡辩也没用,无中生有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罚我?”

  刘姐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还以为会狡辩一下。

  “这件事我会报告给总裁,你的事总裁会安排,也会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

  “嗯?给你们什么交代?”

  林语就纳闷了,这是要开启全民反对总裁夫人,逼迫总裁离婚?

  “这里弄得一团糟,我们需要重新打扫,这都是拜你所赐,难道不需要给我们交代?”

  林语算是明白了,她就不能反驳一句,“好的,我都明白了,我会让祁泾寒给你交代的。”

  “啊!”

  一声尖叫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不一会厕所就聚集了一群人,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尖叫的是刚才那个大\波浪。

  看着这场面,林语也不慌乱,既然来了祁氏,就已经做好了被各种人欺负的准备,她淡定的看着眼前一切。

  “安静点,别叫了,又不是出人命。”

  大\波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又不是出人命,你这跟人命没什么区别?本来刚才我还挺同情你的,没想到你就是这么报复总裁的!”

  林语指着自己,些许苦笑.

  “我?怎么报复总裁的?”

  “你是用这样破坏的方式来宣泄不满是吗?”

  大\波浪指着地上杂乱的清洁工具,又抬手指向厕所的镜面.

  “还有这上面极具辱骂的字,都是你干的,你还敢狡辩?”

  林语这才发现玻璃上用红色颜料写的字,细细看去,如清风般的嗓音将那些字念了出来.

  “祁泾寒活该是瘸子,没有下半身的废物。”

  周围唏嘘声更高了,紧接着就是死寂一般的安静,因为机械转动的声音.

  祁泾寒阴沉着脸出现在厕所门口,阴冷绝情的目光盯着一副无所谓的林语。

  “很好,既然这么喜欢在厕所搞破坏,那就住在这里,这么喜欢写字,那就不要白白浪费你那张会骗人的脸。”

  冰冷的声音穿透寂静的空间,林语已经感受到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余光中,她从镜面里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点点颜料,还有额头上的指印。

  惊恐感席来,她没了之前的冷静,急摇头,“这不是我做的!”

  可祁泾寒哪里给她解释的机会?

  何秘书推动着他的轮椅离开,闻风而来的职员也赶紧跟着离开,只剩下刘姐,还有几个之前带走她的黑衣人。

  看着刘姐逼近,林语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急急的往后退,可是那些黑衣人哪里给她这个机会。

  一个健步冲上来就将她控制住,刘姐走到她面前,无奈的摇摇头。

  “你说你惹谁不好,安分一点儿不好吗?”

  林语紧握双拳,切齿道:“这件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心里不是应该清楚?”

  “所以啊,这件事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安分点儿。”

  林语紧咬着唇,看着刘姐拿着桶接了半桶水,猛地朝镜面上的字泼去,颜料散开,顺着镜面流下,场面阴冷恐怖,像是一摊清洗不掉的血迹。

  刘姐又接了小半桶水,阴冷的看向她。

  “总裁说了,这些都要清理干净,包括你身上的这些颜料。”

  话音一落,半桶水猛地泼在她身上,闭眼呛了口气,艰难的咳喘过来,任由冰凉的水在脸上肆意留下,这颗跳动的心逐渐冰凉。

  清洁桶落地的声音,离开的脚步声,冰冷的关门声。

  她就这么一个人被关在了21楼的厕所里。

  寒气逼近,林语蜷缩在冰凉的地板上,终于控制不住流出眼泪。

  心酸,委屈,羞愤,多种情绪将她淹没在这里。

  她不是不敢反抗,不是不敢回击,而是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做对自己更多不利的事,可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她越退让,他们便越变本加利。

  一闭眼,都是祁泾寒冰冷绝情的眼神,一幕幕都是他伤害自己的场景,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

  水滴滴滴答答的声音,混合着她咬牙呜咽的哭声,疼痛席卷大脑,终于在绝望中晕了过去。

  此刻,祁氏关于她的事情已经传播开来。

  麻雀想要变凤凰,不折手段终是害人害己。

  “呵呵,还总裁夫人,哪有总裁夫人这么狼狈的?”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还想进祁氏的大门?笑掉大牙!”

  “还有还有,我听说二少爷出事的事就和这个女人有关。”

  “啊?!难怪了,难怪总裁看她的眼神都是愤恨。”

  “不愧是疼爱弟弟的好哥哥,二少爷多好的一个人,一定是被这女人迷惑了才会出事的,总裁这是在复仇呀。”

  流言四起,一人传一句,这些话足以让林语承受不住,可昏迷中的她是听不见了。

  办公室内,站在一旁的谭明看着桌前认真工作的男人,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候吩咐。

  忙完最后一份文件,祁泾寒盖上笔帽,冷漠的看向谭明。

  “想说什么?”

  被点名的谭明顿了下,中气十足的回道:“少爷,没想说什么。”

  祁泾寒冷着脸,让秘书将文件拿出去。

  “你是想觉得我对她太狠了?”

  谭明及摇头,“没有。”

  “林语这个女人并不简单,如果你被迷惑,我也会毫不留情。”

  祁泾寒的声音阴冷狠决,饶是待在他身边五年的谭明都会害怕。

  “少爷,请放心。”

  “但愿如此。”

  没有再多说什么,祁泾寒的目光已经转向了电脑上的监控视频。

  这是祁景璃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里的画面。

  这几天来的调查并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唯一有价值的就是林语。

  想到什么,祁泾寒朝谭明吩咐,“去查下林语那两天的出行记录,见过的人,去过的地方,有监控的地方将视频调取过来。”

  等祁泾寒忙完,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这期间他将林语还在厕所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刘姐来提醒,他不会察觉到少了一个人。

  “总裁,那女人好像晕过去了。”

  祁泾寒冷哼,没有丝毫犹豫。

  “不用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