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小说(文铱)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牧清瑶江修竹

    牧清瑶江修竹 时间:2022-06-28 19:35:44

    小说简介:女主牧清瑶江修竹的穿越小说叫《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文铱著。讲述的是 牧清瑶掏出一个钱袋子,在他的跟前轻晃。<br/><br/> “这是今天卖木耳和干蘑菇的钱。”<br/><br/> “没想到,县城里的人也喜欢吃蕨根粑粑的。”...

    田园饭菜飘香:丑女佳肴小说(文铱)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牧清瑶江修竹

    挑出来的好菜叶用水洗干净,家里连把菜刀也没有,牧清瑶只好用手撕碎,准备加在肉骨头汤里。

    另外一边的瓦罐里的糙米粥焖得差不多,她便又取了一个瓦罐过来,找来几根秸秆交叉着放在里面,算是蒸帘,把肉包子和大油饼放在上面,重新蒸透。

    饭菜的香气飘出去,小窝棚里有了家的味道。

    江修竹紧皱着的眉头在浸润的香气里舒展。

    牧清瑶掏出一个钱袋子,在他的跟前轻晃。

    “这是今天卖木耳和干蘑菇的钱。”

    “没想到,县城里的人也喜欢吃蕨根粑粑的。”牧清瑶像是自言自语,剩下四百五十九文钱。

    数出五十文钱,牧清瑶把钱放在江修竹的手上。

    “给你的零花钱,之前我也没少花你的钱,往后有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

    牧清瑶肥胖的大爪子拍拍胸口。

    怎么有种包养小鲜肉的感觉!

    谁让这个便宜相公长得好看呢!

    江修竹推开她的胖手,抱着小修竹进里屋修椅子去了。

    “哎?嫌少啊,那我现在不是还得留着做本钱吗?不要拉倒!”

    牧清瑶干脆把钱收好,藏在稻草堆里。

    瓦罐里的骨头炖煮出白色的汤汁,味道绝佳,盛在大黑碗里端上桌子。

    糙米粥盛出三碗,烧鸡、大油饼和九个肉包子都堆放在江修竹和小虎子的跟前,“你们吃。”

    肉汤炖煮的刚刚好,骨头上的筋肉已经酥烂,肉汤炖浓郁的白色,菜叶翠绿得点缀在上面,看着就像是一副绝美的山水画卷。

    透着清甜的肉香,弥漫在整个小窝棚里,让人不油的流口水。

    牧清瑶把汤碗向前推,“有点烫,慢点吃。”

    小虎子从前很害怕牧清瑶,毕竟这个疯疯癫癫的娘亲总是打骂他,可才不过一天的时间,小虎子已经把从前的恐惧全都抛到了脑后。

    “娘亲,你也吃肉包子。”

    小虎子伸出小手,把一只最大的肉包子放到牧清瑶的跟前,“肉包子可香呢!”

    牧清瑶吞了口水,又去摸了摸自己肥肚皮,得亏原主家以前有钱,要不然都吃不成个大胖子。

    她摇摇头,吞了口水,“我不吃,给你和你爹吃。”

    江修竹第一次抬起眼睛正儿八经的打量牧清瑶。

    还是一样的胖脸,脓疮也没少,这么觉着不一样了?

    目光落回到父子二人的碗里,他们各有一块大骨头,牧清瑶的碗里居然只有菜叶清汤,半点肉沫也没有。

    他不解地重新去审视牧清瑶。

    从前这女人一个人能吃八个人的饭量。总是抢他和小虎子的口粮,今天有些反常。

    “别看了,快吃吧。”

    牧清瑶早就饿了,她强忍着饥饿带来的疼痛感觉,努力控制自己的食欲。

    如果继续胖下去,别说江修竹这个哑巴会嫌弃她,自己也嫌弃自己。

    两三口吃完小黑碗里的糙米和肉汤,牧清瑶巴巴着眼去看父子俩。

    还真别说,真是父子俩,吃起东西来都是一个模样的狼吞虎咽。

    “慢点吃。”

    小虎子大口地嚼着肉包子,嘴角流出肉汁,吧唧着小嘴吃得可香呢。

    他过午没少吃东西,碗里的肉汤也只喝掉小半,他乖巧地把剩下的骨头和肉推到了牧清瑶的跟前,“娘亲,这些都是你的。”

    “我不吃,给小虎子留着明天吃。”牧清瑶抱过小虎子,觉着这孩子真懂事,让人心疼。

    江修竹却把烧鸡、三张大油饼和五个包子都吃完了,当他打了个饱嗝,把碗里肉汤都喝光后,牧清瑶又给他添了一碗汤,“你把小虎子碗里的肉骨头也吃了吧。”

    江修竹摇摇头,喝完剩下的热汤,摸了嘴巴打了两个饱嗝又出门去了。

    牧清瑶把剩下的三个肉包子用荷叶包起来,剩下的肉汤也用稻草盖好,她才打算继续把剩下的蕨根都清洗出来,便听见门外有动静。

    “九娘,在家吗?”又是孟若。

    “九娘?”孟若手里提着盏小灯笼,手里端着半碗糙米粥走进小窝棚时,居然闻到了肉香。

    今天中午她在城里虽然吃了肉,可她只吃了几口,剩下的都被季氏和孟氏吃掉。

    孟若吞了口水,“九娘,你没吃饱吧?我又给你拿了两块黑米面的饼子。”

    她能这么好心?

    牧清瑶背着小虎子,眼皮也没抬一下,“九娘不吃猪食,不吃猪食。”

    还真别说,孟若手里的糙米粥真是要喂猪的,是馊的。

    至于那两个黑面饼子也是她从三房的泔水桶里捞出来的,发了霉还被泔水泡过,又酸又臭。

    就是这样的吃食,从前的牧清瑶也不嫌弃。

    “九娘,咋回事,你今天进城不是去卖……孩子?”孟若压低了声音,“不是我说你,你知道村尾住着的石墩家吗?被钱地主家欠下的八两银子给逼死的,我劝你别挺着!”

    “要不,我不嫌麻烦,明天我带他进城,一准拿十两银子回来给你!”孟若一边帮牧清瑶洗涮着碗筷,一边劝说道。

    “不卖!坏人!”

    “你咋有钱买那么多肉吃?”

    孟若闭了嘴,惊讶地瞧着牧清瑶。

    咋像变了个人呢?

    牧清瑶又傻笑起来,“给我看看,你是不是藏肉了!”

    牧清瑶抬手就扒孟若的衣服,孟若吓得后退。

    江修竹扛着两根粗竹筒进门。

    “修竹哥,你吃饭了没,我给你拿来了黑面饼子。”孟若没得脸,忙把带来黑面饼子放在修竹才垒好的土灶台上,又轻声地道:“九娘,这里没法住人,我劝你还是去钱家当丫头吧,大户人家天天有肉吃。”

    “那么好,你去呗!”

    牧清瑶继续装傻。

    孟若不是心思的离开。

    牧清瑶生怕小虎子听到二人的谈话再误会,正准备跟小虎子解释,却听见趴在她背上的小家伙打起了呼噜。

    小家伙,还真皮实。

    牧清瑶会心地微笑着把小虎子轻轻抱到怀里,又小心翼翼地放到土炕上,给他铺好被褥,这才看着炕梢那边两卷稻草,心里直后悔。

    忘记买铺盖了。

    好在窝棚的屋顶不再透风,墙壁也结实许多,有了竹子做的隔帘,她今天晚上可以睡在炕上。

    可是她身上太脏!

    牧清瑶打量着身上的破棉衣,又去看了看全都是泥污的手指和露出在外面的黑脚趾,便去厨房烧好半瓦罐的热水,倒在大泥盆里,端进里屋,放下门帘。

    江修竹仍旧一声不吭地干活,做出了六只小竹碗。

    里间,牧清瑶把在山里采回来的皂荚拿出来,把脏得有些粘手的头发先洗干净,然后又清洗了手脚。

    虽然没有镜子,可她也感觉得到,脸上有好几个地方遇水就很疼,除了结痂的地方,还有新长出来的痘疮。

    想想孟若方才给她的拿来的馊水似的吃食,牧清瑶猜到原主这肥胖和脸上的疮是怎么来的。

    牧清瑶用旧布巾把头发上的水擦干,已经打算好,明天去城里买衣服和被褥。

    可就是一闪念的功夫,牧清瑶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个念头。

    菜谱?!

    原主似乎有本什么菜谱来着,好像藏在了牧家大院的耳房里,可如今她已经搬了出来,怎么才能拿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