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山月不知人间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徐蔚秦骞顾宇完结版

    徐蔚秦骞顾宇 时间:2022-06-28 23:25:02

    小说简介:徐蔚秦骞顾宇《山月不知人间事》又名《徐蔚秦骞顾宇的故事》 生的暴力行为导致早产夭折,而医生有意误导秦先生我当事人的孩子非秦先生的亲子……” “秦先生的母亲想伤害孩子,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山月不知人间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徐蔚秦骞顾宇完结版

    徐蔚呆滞地坐在审讯室,面对警察的询问,他的回答永远是那一句话,翻来覆去的说。

    一旁,请来的律师冷汗冒了出来。

    “据调查,我的当事人因为丈夫秦先生的暴力行为导致早产夭折,而医生有意误导秦先生我当事人的孩子非秦先生的亲子……”

    “秦先生的母亲想伤害孩子,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这让不明真相的秦先生为了报复我当事人,导致我当事人母亲的死亡……”

    “而且在今日的葬礼上,秦先生的母亲还带人捣乱,搅扰逝者安息……”

    “结合事情来龙去脉,我的当事人属于被激怒之下的冲动杀人。”

    “不是被激怒,也不是冲动,我早就想好了,要杀了秦骞!他不来我也会去找他!我恨他!”

    一直反复认罪的徐蔚听到这里,像是猛然惊醒,否认道。

    律师不停擦汗。

    真是棘手,徐蔚根本不配合他!

    “你们也看到了,徐先生精神有点不正常,我要申请精神鉴定……”

    徐蔚再次否认:“我的精神很正常,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都该死!可惜啊,没来得及。”

    似乎还嫌不够劲爆,他继续火上浇油。

    “你们知道吗?我在脑海里已经杀死他们千万遍!总有一天,我要开车把他们都撞死,撞死!”

    “我当事人精神真的不正常,必须做精神鉴定!”

    律师还在不死心地做着垂死挣扎。

    ******

    深夜,不出所料,秦骞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怎么喝了这么多?婚礼早就结束了……”

    徐蔚挺着大肚子,吃力地扶着他摇摇欲坠的高大身躯。

    秦骞朦胧的醉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嘴角一撇,毫不留情地将自己全部体重压了过去。

    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咬牙站稳,旋即又皱眉。

    酒气中夹杂的杂乱香水味骤然侵袭而来。

    “婚礼早就结束了,但我不想回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秦骞冷笑,“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要不是你死乞白赖……”

    话不用说完,徐蔚的脸已是苍白一片。

    他只是不想他们的孩子没有爸爸,这也有错吗?

    “我去煮解酒汤,你先去洗个澡吧。”

    “徐蔚,你这是在管我?真以为自己是我老婆?你配吗?”

    秦骞憋在心底已久的话,借着酒意统统发泄出来。

    徐蔚眼眶一热,将他搀到沙发上,快步走向厨房。

    他撑着料理台簌簌发抖,泪水滴在冰凉的黑色大理石上,忍着不敢哭出声。

    似乎知道父亲伤了心,肚子里的孩子不安地动了动。

    徐蔚轻抚着安慰孩子,也是安慰自己,等孩子出生,秦骞会改变的吧。

    煮好解酒汤端出去,就看到秦骞躺在沙发上,眯着眼似乎睡着了。

    他推了推他,说道:“阿骞,喝了解酒汤再睡,不然明天会头疼的……”

    秦骞晕沉沉的,半梦半醒地睁开眼,忽的眸子亮了亮,朝他伸出手。

    被他略带薄茧的手指摩挲着脸颊,徐蔚有些征愣,有些受宠若惊。

    可很快一声缱绻的“阿宇”如同冷水从头淋下来。

    “你清醒点,我是徐蔚,不是顾宇!”

    秦骞依然固执的喊着“阿宇”,胡乱的亲了上来。

    徐蔚闪躲着,喊道:“顾宇结婚了,就在今天!”

    这话令秦骞一怔,游移的手在碰到他无法忽视的腹部时,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可他还是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猛烈地亲吻,两人唇舌间涌起一股血腥味。

    时隔好久的亲密,更像是一种惩罚。

    徐蔚的眼睛湿了,唇痛,心更痛……

    “够了!秦骞你别这样!”

    他推开他,擦掉染红的唇,“如果你真的放不下,那孩子生下来后,我们就离婚吧!”

    徐蔚所求不多,已经退缩到孩子的出生证明上,可以光明正大的写上双方的名字。

    双亲离婚比父不详的私生子好听。

    闻言,秦骞身躯瞬间紧绷,嗤笑道:“你明知道顾宇结婚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装什么好人?”

    他冷然的眸里满是失望。

    一直当作弟弟看待的单纯男孩,心机那么深!

    “徐蔚,哪个男人爬床我都不意外,为什么偏偏是你?”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

    那次,徐蔚喝了顾宇给的饮料就迷糊起来,跟秦骞生米煮成熟饭。

    顾宇气得跟秦骞分手出国,日前回到港城,竟是闪电嫁人了。

    “是顾宇,他……”

    这话刚出口,秦骞眼底霎时怒意凝聚,抬手将茶几上的解酒汤挥到地上。

    瓷碗四分五裂的声音令徐蔚耸然一惊,腹部有些绞痛起来。

    见他捧着肚子面露痛色,秦骞冷眼看着他装,可是腿根留下的红做不了假。

    他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酒醒了一半。

    第 2 章

    医院。

    秦骞看着徐蔚被医生带走做检查,紧绷的身体忽的松弛,倚着墙捂着额头。

    白日他灌了很多酒,刚才又出了汗,路上被冷风一吹,头有些痛起来。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

    是顾宇的微信。

    “阿骞,今天你喝了很多,我不放心,现在还好吗?”

    “我没事。”

    秦骞本不想多说,但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按着,将“徐蔚要生了”发过去。

    今晚是他的新婚之夜,但如果他有一点在乎他的话……

    不多时,顾宇迈着急匆匆的步伐而来。

    “我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秦骞眼里有隐秘的喜色一闪而过。

    “你不怪徐蔚吗?”

    “怎么说那也是你的孩子。”他扬起一抹怅然的笑。

    秦骞感觉心像是被只无形的手揪了下,对即将出生的孩子冒出来的那点期待,淹没不见。

    手术间里,徐蔚咬牙忍着一波又一波的阵痛。

    乍一听到顾宇的声音,他猛然睁开眼。

    果然是顾宇,还穿着手术服。

    难怪这家医院不是最近的,秦骞还是来了这里。

    徐蔚肯定了是顾宇给自己的饮料有问题,但他想不通顾宇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为什么……你要把阿骞让给我?”

    “人往高处走。”顾宇眼里是毫不掩饰的精明。

    比起程渊,秦骞还是嫩了点。

    徐蔚有些不明所以。

    顾宇弯下身,在他耳边得意说道:“我不仅没有失去阿骞的爱,还多了他的歉疚和愧悔,而你,永远只配他的厌恶。”

    “你猜,如果你死在手术台,他会不会觉得解脱了?”

    徐蔚的心跌倒谷底,一股恐惧的战栗从心底升上来。

    “我要阿骞陪我!”

    顾宇使了个眼色,一个护士走到门口,将这句话转达给秦骞。

    秦骞皱眉,他本来就不情不愿,现在当着顾宇的面更不可能给徐蔚任何体贴。

    “我还是那句话,你真以为自己是我老婆?少矫情!”

    这不耐烦带着火气的话传入手术室,让徐蔚没了血色的脸越发苍白。

    再想说什么,顾宇已经眼疾手快的将面罩扣上他的口鼻。

    吸入麻药,意识开始昏沉。

    徐蔚怕顾宇趁机做什么手脚,也害怕他那个问题的答案。

    如果自己真的死在这里,秦骞会觉得是解脱……

    不知过了多久,像极了小猫叫的婴儿啼哭响起来。

    徐蔚用尽全力睁开眼,看到一个脏兮兮混着血水羊水的瘦小孩子,张着嘴微弱哭着。

    对不起孩子,没能让你在肚子里多待一会儿,才七个月就出来了。

    只看了这一眼,他就再次陷入黑暗……

    徐蔚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房。

    腹部清晰的痛楚告诉他,他还活着。

    顾宇是吓唬他?

    毕竟在场还有其他医生护士,动手脚不是那么容易的。

    徐蔚按了按床头的呼叫铃,进来的却是一脸阴鸷的秦骞。

    他没注意到他的异样,期待地问:“阿骞,你看到我们的孩子了吗?”

    “徐蔚,敢耍我,把野种栽到我头上,算你狠!”

    秦骞猛地掐住徐蔚纤细的脖子,脸色铁青可怖。

    “你说什么?我没有……”徐蔚五官痛苦得皱成一团。

    秦骞忍着掐死徐蔚的冲动松开手,将几张纸甩到他脸上。

    徐蔚颤抖着拿起来,赫然是亲子鉴定报告!

    他的不信任已经足够令他心碎,最后的结论更是令他眼前一黑——

    “排除亲子关系”!

    第 3 章

    “怎么可能不是你的?”

    徐蔚嘶喊着,“孩子呢?我要见孩子!”

    秦骞打了个电话,吩咐道:“抱过来。”

    徐蔚一怔,孩子还要待在保温箱的,可以抱出来吗?

    他可以自己去看啊……

    当护士将婴儿抱过来,徐蔚满怀期待的目光瞬间凝滞,渐渐化为惊恐。

    “徐先生,你的孩子。”

    襁褓被塞到他怀里,沉沉的,完全不是想象中的瘦小。

    徐蔚像是被烫到似的,将襁褓放到一边,再开口唇瓣有些哆嗦。

    “这明明就是个足月的婴儿……”

    “是啊,足月!”

    秦骞咬牙切齿,生下的孩子骗不了人!

    他生下的居然是足月的婴儿!

    徐蔚哭着摇头,“阿骞,我们的孩子才七个月,是早产儿,我看到了,很瘦小的,这根本就不是我生的孩子!”

    因为太过激动,他感觉腹部的刀口越来越痛。

    跟着过来的顾宇眼神闪了闪,出声宽慰道:“徐蔚,你不要胡思乱想,这就是你的孩子啊!你那时候是看花眼了……”

    他将婴儿抱起来重新放到徐蔚怀里,背对着秦骞,眼里露出恶意与得意。

    徐蔚处于极度的惊诧和惶恐之中,推开那个婴儿,转而揪住顾宇的衣襟,崩溃地尖叫。

    “你把我的孩子藏到哪里了?还给我!”

    婴儿受了惊吓,哇哇大哭起来。

    秦骞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忙上前扯开徐蔚。

    “你发什么疯?”

    徐蔚眼眶赤红,这就是他爱的人,怀疑他不忠,从来就不信他,也不在乎孩子!

    徐蔚被迫松开手,挣扎着要下床,对床上哇哇哭的婴儿看都没看一眼。

    护士惊呼:“血崩了!”

    只见徐蔚腹部一片鲜红。

    “徐蔚你别动……”

    顾宇不计前嫌,上前就要替他止血。

    徐蔚挥开顾宇伸过来的手。

    “不要你管!”

    在他眼里,那就是拉他下地狱的魔掌!

    “好心当成驴肝肺!”

    秦骞揽住差点摔倒的顾宇,厉喝道:“他想死就让他去死!”

    徐蔚跌跌撞撞跑到新生儿监护室,一路上血溢出越来越多,滴滴答答到地上。

    住在这里的基本都是瘦小婴儿,乍一看长得都差不多。

    他一个个的看着保温箱上挂着的名牌。

    没有,没有,没有写着“徐蔚”的!

    “我叫徐蔚,这里哪一个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被掉包了!”

    徐蔚病号服染红了半身,状若疯癫,着实吓人。

    既然孩子不在这里,那他就出去找!

    “轰隆隆——!”顷刻间,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徐蔚不管不顾冲进雨里,很快雨水冲淡了身上的血气。

    真正出来了,他又没有方向,要去哪里找?

    徐蔚不停擦拭着眼,不让灰蒙蒙的雨帘模糊视线。

    不经意的抬头,看到顾宇的身影出现在楼上某个窗口,指了指一个方向。

    徐蔚顺着看过去,一辆写着“医用垃圾”的推车被清洁工推了出来。

    心脏骤然一痛!

    他不可置信的摇头,不想过去,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步伐,踉跄着扑向垃圾车……

    清洁工被吓到了,下意识伸手阻拦,被用力推开。

    垃圾车的盖子被掀开,一瞬间什么都远去,仿佛天地都静谧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