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当前位置:微信小说吧

仗剑问侠录完结版在线阅读燕宁小说

发布时间:2020-07-25 15:27:55来源:xyx作者:一肩春杏侯

仗剑问侠录完结版在线阅读燕宁小说

仗剑问侠录燕宁

《仗剑问侠录》第12章 仙人驾霞忽指我

燕宁提着伞在拙石山道溜达了近百步,在无法继续前行的时候再度撑开黄纸伞,于是一切又变得简单了起来。

当清衫公子殷咤和关酸风还与山腰处有些距离的时候,燕宁已是三步两步走尽拙石山道,山腰处的石坪触手可及,可燕宁没有选择站到石坪上享受众人仰望的目光,而是抱着伞柄坐在拙石山道上打盹。

等到殷咤和关酸风登上山腰处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时,燕宁方才打个呵欠缓缓起身,然后弓着身子,一手撑伞一手扶地,装作气喘吁吁的模样从拙石山道爬上山腰处的石坪。

额上无汗,却喘着粗气怨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所有的山道走了一遍,你们怎么比我快这么多?”

怨毕,缓缓挺直身子,站在晚霞里灿笑如花,哪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模样。

清衫似是被路过的山风扯了一下,殷咤虽面色不改,但心中却已掀波澜。

把所有的山道都走了一遍?他是认真的吗?

同样怀疑自己耳朵出了差错的还有不善言语的关酸风,在燕宁站在晚霞里灿笑如花的时候,关酸风皱着眉头问道:“把所有的山道都走了一遍?”

“对啊。”

燕宁撑着一伞晚霞面向关酸风认真地说道:“难道不是要走完所有的山道才可以登山腰吗?”

殷咤没有言语,但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不知是自觉不如而惊讶还是在鄙夷燕宁吹得这一手大牛皮。

关酸风也不再多加言语,同殷咤将目光一起转向了凤凰松后的厚云层,想着之后的路还能走几步。

燕宁在石坪上朝着边缘走了几步,然后掠过山间杂树的梢尖俯望向草甸上的殷支。

目光相对时,五味杂陈。

殷支的目光不可避免地涌出慌张,而后慢慢转为怨恨,燕宁则始终平静如水不起涟漪。

山下人望见背上无山还能站在晚霞里灿笑如花的燕宁后,皆不知该言何语。

那靠着有晚霞的崖壁的赵禾露出了一点笑容,低头观望手中剑多时的曹萋萋也猛然抬起头来,想着之前杏花糕微甜的味道十分不错。

久久望着已见不到燕宁身影的山腰处,而后狠狠地踢了一脚在旁边聒噪多时的马姓学生,殷支在心中怒骂道:“我又不是傻子,他能登上山腰怎么可能是因为剑意失灵,这个只会拍马屁的傻子。”

骂后不多时,殷支的目光中多了些坚决的意味,似是在刚刚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且不理会山下人此刻的诸多情绪或想法,燕宁同样将目光望向了凤凰松后的厚云层。

他也开始思考着之后的路能走几步。

毕竟山腰往上的路真得很难走,十三任切霞院院长登得最高处也不过山腰往上一步,如此他更加不确定黄纸伞能否抵御得了之后路上的剑意,想必那剑意会更加凛冽吧。

晚霞最盛时,在众人的惊呼中,殷咤和关酸风各自向前跨了几步。

片刻后,两人深呼一口气,各自催发真元,抬膝将一只脚踏进了厚云层中,顷刻间,那因为傲睨自若和不善表达而毫无表情的两张脸不约而同地挤满了痛苦的神色。

两人身上的清衫与春服似是偷跑进了满山的微风,不止地抖动着。

山下人虽是无法看见厚云层后的山中剑意,但每个人的脑海中都能想象出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画面,如猛虎撕咬羚羊,如鳄鱼搏斗河马,因为此刻的厚云层开始剧烈地搅动起来,像是絮棉被斩散。

当众人攥紧拳头手心满是热汗地替两人鼓劲的时候,殷咤和关酸风忍着彻骨的痛意也终是不负众望地挪进了厚云层中,只是不知能再挪几步。

燕宁撑着伞随后也抬膝,没有深呼一口气,没有催发真元,只是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黄纸伞能够抵御得了厚云层中的剑意。

两步后,燕宁挺直的身影便被厚云层完全遮掩住,且在燕宁的身上丝毫看不到殷咤和关酸风那般的痛苦,仿佛在他抬膝的时候,剑意斩散厚云层的场面里没有猛虎与羚羊,也没有鳄鱼与河马,有的只是软软的絮棉。

众人的拳头在燕宁走进厚云层多时后还没有松开,不是在为燕宁鼓劲,而是在期待着燕宁被剑意逼出来的画面,仿佛这个画面才是符合常识的画面,只是燕宁再一次冲击了他们一贯遵循常识的心灵。

厚云层渐渐安静下来,山下人也都因为过度紧张后的刹那放松而疲惫不堪,三三两两躺坐在草甸上等待最后的结果。

山下人看不到的山腰另一侧还有个姑娘,待三人步入厚云层中后,姑娘便三步并两步地掠下山去,身形如上青天的飞雀般轻盈。

姑娘下山后从一偏僻巷子里转到晨昏街上,在无人察觉时进了切霞院取走自己的包袱以及那块写着萧红叶的教习牌,没有等待最后的结果就离了照霞郡。

……

……

晚霞最盛时也就一小会,低眉间已是薄暮冥冥,从山间杂树的缝隙还能望见一轮影影绰绰的山月。

初春的晚风微凉,草甸上的学生和长廊下的教习也都将春服裹得更紧了些,但目光还是在盯着山腰处。

闭目良久的院长也从长廊下起身缓步来到草甸溪畔立住,似是在时刻准备着对三人施以援手,毕竟山下众人中能够登上山腰处的只有院长一人。

步入厚云层后,目光可见处只有身下双足之地以及身前一指之地,就算是能够抵御剑意的黄纸伞也无法让燕宁多望见一寸之地。

但既然都可以抵御剑意了,又何求多望见一寸之地呢。

相比那只能走动一步两步的殷咤和关酸风来说,此刻的燕宁有着说不尽的惬意或……得意。

十三年来,在修行上他总是目无下尘者眼里的下尘,尤其去年进入切霞院后,更是成了丙间学生的嘲讽对象。

而且可恨的是当自己素未谋面的未婚妻投入殷勤怀抱时自己却没有力量去反抗。

虽然他对那素未谋面的未婚妻毫无感觉,也从未想过要真得娶她为妻,但毕竟名义上是他的未婚妻,又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憋屈气,再加上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被肥头大耳的殷支惦记上,于是姓殷的那家人便成了燕宁心中最恨的一群人。

只要将他们压下去,燕宁就会很得意,比如今天就很得意。

果然如院长所言,山腰往上十步后浮云便不遮望眼,燕宁撑着伞立在山腰往上的十步处,眼前是满天晚霞。

山下已是薄暮冥冥,而这里还是晚霞满天不见山月。

正在得意的燕宁刚要踏上第十一步时,山风忽来,吹散晚霞,像是顽皮的孩童扯乱鲜艳的锦绣,也于此时,一股吸力骤然生出,握住伞柄的燕宁旋即被这股吸力带着往上飞起。

一人一伞就这样望见山石穿过老树,偶尔还能和崖壁上的长剑来个亲密接触地往上飞起,直至山巅。

吸力消失时,燕宁抱着伞柄摔到了山巅的一块平铺在崖畔的岩石上。

山巅崖畔的景色仿佛是仙人的晚餐,炽烈的晚霞绣在天上已是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霞,薄薄的暮云如偷酒微醺的孩童在崖间荡悠着,染上山间杂树的青翠以及崖壁野花的清香,成了仙人晚餐后必不可少的甜点。

本来带有怨气的燕宁望见山巅崖畔的景色后再也不觉屁股的疼痛,一心只想看一看享用这晚餐的仙人是何模样。

一念及此,似乎是到了享用晚餐的时间,一位仙人从远处的天边驾霞而来。

霞光炽烈,迎着霞光的燕宁看不清仙人的脸庞,隐约间只能望见飘飘长须,但仙人座下的红霞在燕宁的目光中却是陡然放大,像是一只振翅而飞的火凤,拖出一道绚丽的尾焰,朝着燕宁疾速撞来。

一如十三年前,霞光大作后,燕宁再抬头时已是回到山腰处。

在这之前,驾霞的仙人好似说了一句:“后生可畏。”

然后指了他一下。

微信小说_微信小说免费阅读_微信小说公众号免费阅读_微信小说大全

微信小说吧好看的微信小说推荐,好看的微信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微信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微信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微信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2-2020 微信小说吧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