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当前位置:微信小说吧

(仗剑问侠录)免费阅读-小说仗剑问侠录(燕宁)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7-25 15:28:02来源:xyx作者:一肩春杏侯

(仗剑问侠录)免费阅读-小说仗剑问侠录(燕宁)在线阅读

仗剑问侠录燕宁

《仗剑问侠录》第10章 杏花糕,微甜

一切归于平静,屏住呼吸等待多时后,长廊下的教习和草甸上的学生顿时欣喜万分,同时也有些惊讶。

没有教习背着赵禾下山,那就说明赵禾破境成功。

可,这怎么可能?

长廊下的教习和草甸上的学生不解,久久望着厚石山道的副院长若有所思,而院长还是在闭目养神。

登山的人中,三百层山阶上的学生早已没了影,清衫公子还差十九步就能登上山腰,萧红叶仍在偷偷跟着。

还有碎石山道的曹萋萋正气喘吁吁地坐在一块山石上歇息,另外几名登上寒石山道和拙石山道的甲间学生也都处于昏厥的边缘。

红石山道的程几许还在用双臂勉强支撑起身体盯着关酸风,而前方五十步的关酸风此时站了起来。

朝着前方插进红石山道里的那柄满是红绣的长剑走去。

关酸风的眉目很正,梳的发髻也很正,甚至连走路的姿势都很正,看起来就像是个呆板的人,不经意间总会露出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但其实他只是不善表达而已。

山风与剑意侵到关酸风的脸上,关酸风连眼都没眨,只是专注地走着自己的路,盯着那柄自己想取的剑。

似乎是之前的争斗起了效果,山道的剑意对关酸风的作用减弱了许多,关酸风宽厚的背也得以在握到剑柄的时候都没有弯下。

握上剑柄的刹那,关酸风的眉尖微蹙,然后便将剑拔了起来。

五十步外的程几许看到关酸风拔起红绣长剑时,喉咙微动,似乎又有一口不甘的血气即将翻涌。

三息后,再当程几许看到关酸风提着剑朝自己走来的时候,他的双眼中顿时遍布红丝,不甘的血气下面又似乎汇入了恼羞成怒,此刻他的内心中只是在反复地回荡着一句话:“他是来炫耀的吗?”

关酸风提着那柄满是红绣的长剑朝着五十步外的程几许走去,走得很慢,但每一步都很结实,目光也只是注视着由红石铺成的山道,并不会偏移,脸上的淡然更是让关酸风显得尤为呆板。

五十步后,关酸风来到程几许的面前。

程几许不想趴在山道上朝着面前的这个少年低头,但红石山道的剑意他委实已经承受不来,若再动半步,必死无疑。

春日无恙,让关酸风的影子躺在了山道上。

程几许看着身下熟悉的影子,眼角流出了几滴懊恼且无奈的泪水,他恨自己太不争气,与面前的这个少年比了十七年,却从未胜过。

拼着最后一丝气力,程几许握着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山道,久久支撑着身体的双臂也选择了放平。

最终,程几许选择了……认输。

可就在程几许的身子将将贴上山道的时候,一双温厚的手掌扶住了他的双臂。

同时,关酸风的周身散发出如大地孕育万物般让人安心的气息逼退了附近的剑意,而后扶着程几许往后退了三步,并将那柄满是红绣的长剑塞到了程几许的手中,有些僵硬地说了两个字:“下山。”

这两个字在程几许的耳中极具侵略性,他认为关酸风在羞辱他,于是扬手将剑扔掉,虚弱地喊道:“我为刚才的自己感到耻辱,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半点认输的想法,我绝不认输,关酸风,我还会和你比下去,直到我赢你。”

程几许咳出几点血溅到关酸风的春服上,关酸风还是面无表情。

盯着程几许满是愤怒的目光许久后,他弯下身子,把剑捡了起来,再次递给程几许,言语中有了些僵硬的委屈:“你不能再上山了,你会死的,我只是想让你活着下山,有了这柄剑,你就能参加春择了。”

将剑强行塞到程几许的手中后,关酸风转身再战红石山道。

走了几步停了下来,叹道:“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是你非要和我比,像个敌人。”

怔在原地的程几许清醒过来时,已是无法望见关酸风宽厚的背影,只好望了望手中的剑,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

……

燕宁撑伞在山中行走,从厚石山道行到了碎石山道。

碎石山道的道口,燕宁望着满是细碎石子铺成的山道以及或横躺或直立在山石上的清软腰剑,将黄纸伞收拢好提在手中,而后一掀白衫,由此上山。

清软腰剑所散发出的剑意不像山般厚重,却似冬风最盛时的凛冽,犹如万千把锋利的小刀片在认真地刮着肌骨。

不过走上两步,燕宁身上的白衫忽尔褴褛。

即便再次施出白石法身,脸颊也疼得厉害,可自燕宁看到了赵禾的模样时,他便被赵禾的坚毅深深打动,所以走出五十步后,燕宁仍然在坚持,直到临近极限的第九十步,燕宁才不得不撑开黄纸伞。

黄纸伞下的行走快意而轻松,往往这时燕宁才能看到从山间掠过的几只雀。

搂着山风又是行了百步,燕宁看见了坐在不远处的一块山石上稍作歇息的曹萋萋,被风扰乱的几根黑发挡住半面脸颊,用手轻轻拨到耳后时,青涩的曹萋萋竟是多了几分让人心动的惊艳。

望着曹萋萋的时候,曹萋萋也转过目光望见了燕宁,然后笑了起来。

一个披着破布条在山中大好春光下撑着伞的少年,任谁看见了都会发笑。

可笑过之后,曹萋萋皱起了眉头,她也想不明白之前赵禾没想明白的事情。

“你叫燕宁?”

曹萋萋的眉毛很好看,像是大草坪的齐整与茂盛。

片刻后,曹萋萋见燕宁没有答话的意思,微挑眉毛接着说道:“听说你和殷支打了一个赌,还将红叶教习牵扯了进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红叶教习是个很好的老师,你不该把她牵扯进去。”

顿了顿,曹萋萋认真地皱起眉头似是在自言自语道:“等春择之日,我一定要把殷支打得不能下床,免得红叶教习落入他的脏手中。”

燕宁听到后不自禁地轻笑了两下,想着曹萋萋修行天赋虽好,但心地单纯的果真是个十六岁的孩子。

有郡守父亲有府主哥哥的殷支怎么可能会在春择之日遇上她这样的学生,他只会遇见像自己这样的学生,那些他自以为可以凭下品洗尘境打败的学生。

春日渐渐西落,午饭还没吃过,幸好清晨的时候在路上捎带着买了一包杏花糕。

燕宁撑伞往前走了几步坐到曹萋萋旁侧的山石上,从怀中掏出杏花糕掀开油纸而后拿了一块放在嘴中,同时将油纸盛着的杏花糕朝着曹萋萋的方向递了过去,道了一声:“肚子饿,吃点吧。”

这时燕宁才发现曹萋萋正瞪着水灵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嚼着杏花糕的动作放缓了下来,而后将嘴角的残屑舔掉,最后塞满杏花糕的双腮始终保持着鼓起的状态,燕宁一脸无辜地看着曹萋萋,心想着难道我吃杏花糕的样子很帅吗?

曹萋萋不奇怪燕宁在登山的时候带杏花糕当午饭,但她很对燕宁坐上山石之前走得那几步感到诧异。

她从燕宁的位置走到这块山石上出了很多汗,而燕宁此刻竟然还能悠哉地吃着杏花糕,他不是人们口中未入洗尘的废物吗?

“吃啊。”

燕宁又拿了一块杏花糕塞进嘴里,顺带着再好心地让曹萋萋吃一块填填肚子。

山风吹来的时候很舒服,曹萋萋双手抱着一块杏花糕放在嘴边小口地咬着,余光总是朝着燕宁的侧脸瞥去,完全没有平日里的活泼直爽。

“你也觉得那个赌我会输吗?”

燕宁吃尽最后一块杏花糕,在将油纸折起放进怀中的时候,问了一句。

还没咬完三分之一杏花糕的曹萋萋猝不及防听到这么一句发问,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支支吾吾道:“啊……啊?”

如果是之前的曹萋萋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声是,但现在她见到了燕宁登山时的轻松,尤其是吃杏花糕时的满足,那是只有在最放松的时候才会流露出的满足,所以曹萋萋现在有些不确定了。

燕宁起身拍了拍手和衣衫,低头间随口再问一句:“你怎么不登山了?”

曹萋萋将抱着杏花糕的双手搁在腿上,有些失落地说道:“还差百步到山腰,虽然我知道我走不完这百步,但我还是想歇一会再试试,那里的剑更好些。”

燕宁顺着曹萋萋的目光看向了百步后的碎石山道,那里有一柄直立在山石上的清软腰剑,比偏下几步的那柄横躺在山石上的剑确实好上许多。

日西落,天边的晚霞义无反顾地燃红了山脊。

“那里的剑更好些,但不见得适合你。”

燕宁站在晚霞里对着曹萋萋说道:“就像是杏花糕分微甜和极甜,极甜的杏花糕比微甜的更能将杏花的香味冲撞出来,而且还贵,可我喜欢吃微甜的,因为微甜的更适合我,极甜的吃了我会牙疼。”

说完这番话后,燕宁冲着曹萋萋笑了一下,那笑意里仿佛住下了满天的晚霞。

撑一伞晚霞,燕宁没有朝百步后的碎石山道尽头走去,而是再次选择了下山的方向,想要看看剩下三条山道的晚霞会是何种景色。

“你去哪?山腰不去吗?”

“我去看看别处的晚霞,过会再去。”

良久,曹萋萋吃完杏花糕,取走那柄横躺在山石上的剑,下了山。

微信小说_微信小说免费阅读_微信小说公众号免费阅读_微信小说大全

微信小说吧好看的微信小说推荐,好看的微信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微信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微信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微信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2-2020 微信小说吧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