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当前位置:微信小说吧

一肩春杏侯全本阅读仗剑问侠录

发布时间:2020-07-25 15:28:07来源:xyx作者:一肩春杏侯

一肩春杏侯全本阅读仗剑问侠录

仗剑问侠录燕宁

《仗剑问侠录》第11章 站在晚霞里灿笑如花

天边的晚霞将山染成了胭脂盒,得以披着胭脂色的衣衫在缓缓登山的还剩有四个人。

当然除院长外的其他教习学生只知两人。

春草燃绿草甸溪流与众人的眼眸,而天边的晚霞燃红了春草。

长廊下那棵开着红花的矮树在夕阳中无风自动,似是无法再忍受长廊间教习的叽叽喳喳。

他们都在指着低头观望手中剑的程几许和曹萋萋纷纷言语。

“几许还差七十步就能登到山腰处,这已经是近五十年来学院登山成绩的前三了,不愧是我的学生,是个好苗子。”

“老车,怎么就成了你的学生,别忘了几许的切霞剑法可还是我教的。”

“哎,老李,你老小子不就教了几招切霞剑法嘛,那几许的所有课程还都是我安排的呢。”

“我说老车老李,你们两个还害不害臊,忘了程几许刚入学院的时候是谁想把他安排到丙间的了?还要我提醒你们?”

“行了行了,要我说,曹萋萋这小姑娘绝对潜力无限,虽然她离山腰处还差百步,但你们看她现在的状态,除了脸色稍微苍白外,其他地方可是毫发未损,你再看程几许,还有那赵禾,都成了什么样。”

“有道理。”

“嗯,有道理。”

“对了,那个丙间的燕宁去了哪里?好像只有他和关酸风还没有下山。”

教习中有人问了一句,长廊间顿时安静下来,那棵开着红花的矮树也不再动了。

停了两三息,除院长还在闭目养神外,长廊下的所有教习全都站起了身子望向没有厚云层遮掩的山腰处,包括副院长,似是不想去相信某件事情,但又不得不去相信,从而只能眼见为实。

三间学生也想到了教习所想到的问题。

关酸风还在山上这是所有人都能预料到的事情,可燕宁去了哪里?没有教习背他下山,他也没有自己下山。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和之前他们疑惑燕宁为何可以上山的答案一样简单,为何可以上山是因为可以修行,没有下山那自然是还在山上。

不过这次与之前那次有些差别,差别就在这次多了两个人相信燕宁还在山上。

草甸上,殷支的周围簇拥着一群忙于拍马屁的丙间学生,在他们身后的溪畔蹲着正在清洗血渍的赵禾。

昏倒后被教习背下山的马姓学生在苏醒的第一时间就重新回到殷支的身边,时刻准备着拍一波马屁。

草甸上的三间学生越来越猜定燕宁还在山上的时候,殷支的面色渐渐凝重起来,这时马姓学生施展炉火纯青的马屁功夫,恰到好处地奉上了一句话,道:“殷哥,我看燕宁是怕下山后没脸面对你,所以在山上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说不定走上十几层山阶就能在杂树间看到他。”

旁侧那个女学生补道:“对,殷哥,总有他下山的时候,到时候再看他笑话,看看他到底拿了哪一柄满是青绣的破剑。”

殷支的面色这才放松下来,心中暗想着就算燕宁这小子还在山上又能怎么样,马上他的大哥就能替他取来所有学生当中最好的剑,到时候他才会是最风光的人。

正在殷支幻想间,一盆凉水浇了下来,赵禾甩甩手站起来说道:“他还在登山,过一会,你们就能看到他。”

说完,赵禾也不等众人反应,径自穿过人群,靠着有晚霞的崖壁坐下,目光坚定地望向山腰处。

山腰处有一石坪,是切霞院第三任院长所修。

石坪的中央矗立着一棵苍翠入云的凤凰松,据祖辈生活在附近的老人说,在这里只是一座山的时候,这棵凤凰松便已然挺立于此处,至今一千四百余载。

山腰处是山下人所能观望到的最高地方,再往上就是厚云层,且不说山下人看不到厚云层遮掩之下的山景,便是身处厚云层之中的人也看不到彼此。

据长廊下的院长说,山腰往上十步后浮云才不遮望眼。

长廊下的院长虽是十三任院长中登得最高之人,但也不过是山腰往上一步,于是如何得知十步之后的山景就成了众人心中的谜。

山腰处的风多了些,凤凰松藏进厚云层中的半截形似凤翅的松枝不时被山腰处的风拉扯出来,同时也拉扯着众人的心。

山下人齐齐望向山腰处的目光挤满了紧张或期待。

清衫公子从坎坷小路往山腰,关酸风从红石山道往山腰,萧红叶跟着清衫公子一路登山,将到山腰时看起来竟比清衫公子还轻松,而燕宁走完厚石山道和碎石山道又逛了一遍红石山道和寒石山道,感受完血腥剑意和寒冷剑意的侵袭后,最后转入拙石山道,顶着毫无花哨甚至有些笨拙却招招直逼致命处的剑意侵袭往山腰。

晚霞蓦然盛了,居然透过厚云层投到石坪间。

有山风路过时,石坪间凤凰松的霞光影子俄然晃了几晃,有过于紧张的学生蹲在草甸溪畔掬了把清水泼在脸上,再抬头时,山腰处的霞光勾勒出了一个略佝偻的人影,像是肩上扛着一座小山。

顿时,人言纷纷。

“那是何人?”

“不是关酸风,不是燕宁,那是谁?难道今年有匹黑马?”

“这身影怎么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晨昏街?夕巷?难道是风云……”

人言纷纷的同时马姓少年也在眯着眼睛迎着霞光仔细辨认,山上人清衫微摆时,马姓少年的面庞突然塞满了笑意,猛地转过头来看向早已偷爬上得意笑容的殷支小声说道:“殷哥,是府主。”

殷支嗯了一声,尾音有如匠锤敲击烫铁,铿锵有力而又悠远不息。

说马姓少年的马屁功夫练得炉火纯青那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如果让那些最会遣词造句的儒生来说,应当是神仙活。

殷支只是嗯了一声,马姓少年便能从尾音里知道殷支的意思,当即扯开脸皮朝着四下喊去:“说不知道是谁的各位还请弄把凉水洗洗眼睛,这偌大的照霞郡,能够第一个登上山腰除了天才的风云府府主,殷哥的大哥,还能有谁呢?”

此言一出,众人皆发出一声尾音拖长的哦,奉承一句:“果然如此。”

当众人看到能登山的三间学生走尽而殷支却立于原地毫无动静时,众人便已是猜到了些许,只是殷咤平日里不常出来,所以见过殷咤面貌的没有几人,可一旦见过就再也无法忘记,正如夕巷里有名的豆腐老西施。

碍于照霞郡郡守和风云府府主的势力,众人无法过问殷支没有亲自登山取剑这件事情,长廊下的教习和副院长也无法过问,而院长则是懒得过问,他们只能违心地奉承着。

虽然他们也知道殷咤的修为很高天赋很优秀,但是他们总对殷咤提不起来仰慕之心,能够让他们由衷欢呼的想必也只有紧随其后而登上山腰的关酸风了。

顶着霞光站到凤凰松下的关酸风同样略佝偻,像是背上背着一座小山。

哪怕关酸风没有站直身子,山下人也只会想着关酸风背着一座小山的身姿帅极了,而后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赞叹,那般山呼海啸仿佛可以轻松至极地将山腰往上的厚云层冲散。

只是掌声和赞叹刚刚爆发不久,便霍然转为轻咦和惊讶,而后渐渐加深,冲击着众人一贯遵循常识的心灵。

常识是霞山的山腰处很难登,常识是殷咤和关酸风肯定可以登上山腰处,哪怕他们都略佝偻,或像扛着一座山,或像背着一座山。

常识也是照霞郡内的年轻一辈,除此二人外,无人可登山腰。

可那叫燕宁的少年此刻就站在殷咤和关酸风的身侧,最气人的是,那叫燕宁的少年像个没事人。

就连殷咤和关酸风面对山腰处的剑意侵袭时都像扛着一座小山或背着一座小山,那么即便有人能够冲破常识成为第三个可以登上山腰处的人,佝偻时最起码也要像压着一座小山吧?

可那叫燕宁的少年仿佛背上没山。

正站在晚霞里灿笑如花。

微信小说_微信小说免费阅读_微信小说公众号免费阅读_微信小说大全

微信小说吧好看的微信小说推荐,好看的微信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微信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微信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微信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2-2020 微信小说吧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