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吧

当前位置:微信小说吧

仗剑问侠录燕宁结局完整全文

发布时间:2020-07-25 15:28:45来源:xyx作者:一肩春杏侯

仗剑问侠录燕宁结局完整全文

仗剑问侠录燕宁

《仗剑问侠录》第13章 不然,你去看看?

仙人所指的位置似乎是腹处丹田,如果燕宁突破坐忘境能够内视的话,那么他就能看到此刻他的丹田内多了一片晚霞。

过了一会,没有发现身体有何异样后,燕宁便从山腰处开始下山,一路上都在想着那驾着晚霞的仙人,想着那一句后生可畏和那突然一指有何意味,待踩到草甸时他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关酸风也早已经先行下山了。

山月将清辉洒满草甸,横七竖八的小溪盛着天上繁星徐徐流动,长廊前那棵开着红花的矮树在微凉的晚风中愈发娇弱。

全院师生等了许久未见燕宁从厚云层中出来,院长也没有要去山腰处一探究竟的意思,反是在观望良久后又道了一声无恙,而后回到长廊下,不顾众人的疑惑便示意副院长开始宣布能够代表切霞院参加春择的十名学生。

燕宁走下山阶踩到草甸时,清瘦矍铄的副院长站在朱颜鹤发的院长身侧刚好宣布到曹萋萋的名字,她手中的那柄清软腰剑在众人所取来的剑里排名第四。

立于后方的燕宁扫视草甸上的众位学生时,刚好对上曹萋萋投来的目光,曹萋萋微提手中清软腰剑朝着燕宁抿嘴一笑,燕宁则回以颔首,而后看到气色红润了许多的赵禾正拱手向他道谢,在周围学生的小声议论中得知赵禾是第九人后,燕宁便抱拳还礼,以表恭贺,这时副院长也刚刚念完程几许和关酸风的名字。

十人已有八人,还剩两人。

清瘦矍铄的副院长不作停留,直言道:“殷支取来的是雕虎银柄剑,在所有被取下山来的剑里排名第一,是今年代表切霞院参加春择的第二人。”

取来排名第一的剑却是第二人?那第一人取得是什么剑?

谁是第一人?

“今年代表切霞院参加春择的第一人是燕宁。”

副院长再直言了一句。

霎时间,人言又纷纷,围绕在殷支身旁的丙间学生又是在马姓少年的率领下开始施展足以称为神仙活的马屁功夫,这已经是今天后院不知道第几次炸开了锅。

片刻后,众人齐齐转身摇头,目光往四下里搜寻着燕宁的身影,然后全都望向了他手中的那把黄纸伞。

“那把黄纸伞是山上的剑吗?”

一名落选的甲间学生小心翼翼地问道,其身侧入选为第七人的乙间林染马上接道:“肯定不是,他是撑着那把黄纸伞登上山腰的,怎么会是山上剑。”

“那他的剑呢?”

入选为第十人的甲间苗娉娉突然道了一句,随后便引发了如浪潮般汹涌而起的发问:“燕宁,你的剑呢?”

燕宁微提黄纸伞平静回道:“我没取山上剑,但这就是我的剑。”

“他没取剑?他居然没取剑?”

“难道登上山腰的不是他吗?我眼花了吗?那他凭什么成为第一人?”

没人在乎燕宁所说的后半句,全院师生只是将没取山上剑这五个字塞进了耳中,所谓法不责众,众口纷纷时三间学生才敢质疑副院长所做的决定。

“副院长,恕后生殷支不敬,敢问燕宁他为什么能够成为第一人?规则里不是说必须取得前十柄好剑才能参加春择吗?这,公平吗?”

殷支将手中的雕虎银柄剑刻意显摆在众人的眼前,而后提高声调压住七嘴八舌的学生,言道。

当燕宁还在欣赏山巅崖畔的景色时,殷咤就离开了厚云层回到山腰处,然后在取来的雕虎银柄剑上施了个道法就从坎坷小路下了山,继而只见雕虎银柄剑凌空飞起,穿行于山间杂树中不沾片叶,三息过后,直直地停在殷支的身前打转,待殷支握上银色剑柄时,一道青色光芒如星消散,三间学生的惊叹声随之响起。

殷咤取来的雕虎银柄剑比关酸风的雕龟玄柄剑更甚一筹,如何不让三间学生惊叹,到今天他们才算是真正地见识到了殷咤的优秀天赋。

“关酸风,山腰往上你走了几步?”

没让副院长言语,朱颜鹤发的院长直接转向握住雕龟玄柄剑的关酸风问道。

关酸风正色答道:“后生无用,只走了一步。”

院长点了点头以示鼓励,而后再将目光转向殷支问道:“殷支,你哥哥殷咤走了几步?”

“大哥说他走了两步,从凤凰松藏进厚云层的松枝上取了这柄雕虎银柄剑。”

殷支回答院长的语气中满是恭敬。

即便是副院长他也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院长他不能,因为无论是他的郡守父亲还是府主大哥都再三告诫过他,要对院长恭恭敬敬。

至于缘由,父亲和大哥都没有说清楚,大抵是因为这个院长的身份太过神秘,神秘到他们至今连院长的姓名都还没有查清。

听到殷支的答话,燕宁想到了他在踏进厚云层后所看到的那三柄剑,那三柄尽皆挂在凤凰松藏进厚云层的松枝上的剑。

山腰往上一步就是关酸风所取的雕龟玄柄剑,山腰往上两步就是殷支手中的雕虎银柄剑,山腰往上三步则是一柄雕有金龙的长剑,按照前两柄剑的剑名,那么山腰往上三步处的长剑就应当是雕龙金柄剑。

正想间,院长满意地点点头,而后突然微抬声调道了一句:“燕宁,山腰以上,不知山巅。”

不是一步两步,也不是三步四步,就连能将天地看穿的院长也不知燕宁到底走了几步,这燕宁怎么突然就成了一匹大黑马。

虽说境界越低所承受的剑意便可稍稍减弱,但也别忘了境界越低,抵御剑意的能力也就越差。

即便是让当年二十岁以下的院长登霞山,也不见得能够成功登到山腰处,所以在这个年龄,能够登到山腰往上一步两步的关酸风和殷咤已经是天赋异禀,足以拍案叫绝了。

可院长给燕宁的这八字评价,显然比那两人还要强出许多。

在全院师生惊叹之余,燕宁提着黄纸伞往前走了几步,面向殷支平静如水地又道了一句:“山腰往上三步有柄金色的剑,应当是雕龙金柄剑。”

恼羞成怒的殷支晃动着雕虎银柄剑气急败坏地喊道:“你说有就有吗?”

燕宁笑了,微嘲一句:“不然,你去看看?”

谁都知道殷支恐怕连三层山阶都无力登上,包括他自己,所以当下被燕宁微嘲一句,一时竟是不知该怎么回击。

看到殷支吃瘪的模样,有些早看不惯殷支为人的学生实在憋不住便捂着嘴偷笑起来,但又不敢笑得出声,于是忍得满面通红,比那棵矮树上的红花还要鲜艳。

自知丢了脸面的殷支闷哼一身转身便要离去,却被燕宁再次叫住:“我们的赌,你忘了吗?”

殷支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沉声说道:“燕宁你不要欺人太甚。”

“愿赌服输。”

燕宁微挑的眉毛里仿佛含着浅笑,于是一向咄咄逼人的殷支只好在全院师生的注目下将马姓少年提到自己的身前,继而躲在马姓少年的身后含糊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然后借着身边几名丙间学生的遮掩急切地离了切霞院。

忙忙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

……

……

贯通整座倚夕城的晨昏街总是热闹非凡,行人如织,灯火通明,唯有一处显得安静异常,那地界在晨昏街的东尽头,那里有一座红墙碧瓦的府邸,四围是参天的古树,暗中有着不知多少的江湖高手日夜守护。

府邸的门檐下有座牌匾,黑漆为底,字为朱红,上书三个大字,风云府。

此时风云府最深处的一间密室中多了两个人。

“那燕宁虽然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能够轻松登到山腰处,但我用神识检查过他,最多只有上品洗尘境的修为,这唯一的春择名额还轮不到他来拿。”

身着清衫的殷咤把玩着密室中一件名列出袖榜千余位的神兵利器,淡然而道。

“大哥,这燕宁辱我太甚,我一定要亲自手刃他才能解恨,”殷支对着泛有寒光的墙面狠狠地捶了一拳,恨恨地说道。

“那燕宁的修为比你强。”

殷咤看了一眼满面怒气的殷支,然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声调微提道:“所以,你让我带你来这里?”

“大哥,你可得帮我啊,”殷支哀求道。

“三弟,灼红丹是我从灼郡得来的上等丹药,虽然珍贵,但若是给你用,做哥哥的眼都不会眨一下,可这灼红丹非比寻常的上等丹药,我也不敢轻易去服用,你要是为了一时的争强而误了一生的修行,那可怎么办?”

“大哥,燕宁已经成了我的心障,不把他打败,也会误了我一生的修行。”

“好吧,三弟,切记不要逞强。”

“谢大哥。”

殷支走后,思虑良久的殷咤唤来暗处的一名江湖好手,然后在其耳边吩咐了几句,不多时那名江湖好手便将殷咤的吩咐传遍了照霞郡的所有江湖门派。

微信小说_微信小说免费阅读_微信小说公众号免费阅读_微信小说大全

微信小说吧好看的微信小说推荐,好看的微信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微信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微信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微信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2-2020 微信小说吧 版权所有 sitemap